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

西域的雪花吻着这座小屋,是我挑灯熬油编织文字的战场,亲爱的博友,欢迎您来踩访。

 
 
 

日志

 
 

《60后那点事》卷二十 齐洪相思恋玉荣 老酸助阵舞钢鞭(5)【总第1448号作品】  

2016-10-01 11:54: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齐洪有点找不见北,他闹不明白自己干得这么秘密的事是咋让这几个人发现的,但他心里还在庆幸,庆幸的是从他们口中知道了自己心目中女神的名字原来叫玉荣,亦算是满足了,于是回道:“你是说在校门口和人正在说话的那个校花吗?”

大礼柜听得一头雾水,不解的问二牛道:“二哥,他说的校花是谁?”

二牛脑子转的快,小声嗔怪他道:“你傻啊,他说的不是玉荣还会是谁。”

大礼柜一时想不通,自个儿在那自言自语道:“玉荣咋成了校花了呢?没人说她是校花啊!”

小辉听了齐洪的话也犯了会儿糊涂,好在不像大礼柜那样反应迟钝,只是忧郁了一下说:“是,就是那个校花,你是不是想对她图谋不轨?”

齐洪喊冤道:“没有啊,我没有对她一丝图谋不轨的想法!”

二牛追根究底道:“你既然对她没有图谋不轨,为什么要天天躲在沙枣林子里偷看她?”

小辉和大礼柜打帮腔道:“快说,再不回答二哥的话,就把你的屎花子打出来!”

这个时候的齐洪,脑袋瓜子里只有一个念想:“无论如何也不能把自己的心事透露出来,否则给罗老师请假打针的事败露是小,关键是自己心目中的女神说不定也会受到影响。”想到这里,那意志亦旋即坚强起来,随口掐了个谎道:“我躲在沙枣林里并没有偷看谁,我是想等你们都放学了好偷点沙枣回去!”

二牛哑然失笑道:“偷沙枣?骗老鬼吧!哈密到处是沙枣树,还用得着偷吗?再说了,你们哈钢学校周围也到处都是沙枣树,为什么大老远偏偏跑到我们这来偷?说给谁信啊!”

齐洪突然意识到自己编的这个瞎话过于简单,跟本就站不住脚,被人一戳就穿了,但一时又想不到别的法儿,无奈之下也只好一口咬定是来偷沙枣的,并没有其它的企图。

小辉本就是个爆脾气,此时的耐心早已到了极限,提醒二牛说:“二哥,别问了,再问他也不会说实话,干脆直接炼吧!”

二牛也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只听他一声令下:“炼他!”

小辉厉声厉色的对齐洪道:“齐洪你给我听好了,我们都是儿子娃娃,不以多欺少,今天我就和你单炼,你要是把我炼趴下了,今后一切随你意愿,我们再不管你的事,我要是把你炼趴下了,从今以后,你不得再见玉荣的面,否则见一次炼你一次,直到把你炼得缺胳膊少腿为止!”

花本两朵,表罢这枝,再表那枝。且说老酸在校门口纠缠着要抄玉荣的作业未果,又东拉西扯说了些无关紧要的事,最后把玉荣给说烦了,生气地说:“你今天咋这么多事,不给你说了,我得回家啦!”

老酸顺竿子滑了下来,对玉荣说:“那你就先回吧,我把作业本忘拿了,还得回班里一趟。”目送着玉荣消失在回家的路上,这才掉转头直奔沙枣林子而去。

进得林子,见二牛、小辉和大礼柜在那有说有笑的好个自豪的样子,急切切的问道:“二哥,齐洪人哪?是不是那小子今天没来?”

二牛回他道:“来啦。”

老酸又问:“人呢?”

二牛兴味盎然地道:“早被小辉打跑啦!”

老酸懊悔不已地道:“你们咋这么快就解决战斗了,要知道这样,我就少纠缠一会玉荣。”说着从书包里掏出一根约有一米左右长的自行车链条,对着沙枣树猛抽了两下道:“气死人了,我的钢鞭也没用上。”

自此以后,齐洪在沙枣林子里再没出现过,而玉荣则被戴上了校花的桂冠,至于老酸嘛,亦多了个非常响亮的外号唤作“钢鞭”,直到现在五十多了,每每和老同学在一起聚会什么的时候,同学们还以“钢鞭”呼之其名号,老酸呢,也乐意如此,毕竟这是他光荣历史的产物。这正是:

初开情窦懵懵哒,护花使者不懂爱。

 《60后那点事》卷二十  齐洪相思恋玉荣  老酸助阵舞钢鞭(5)【总第1448号作品】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

 【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

作者简介:

 1.中国共产党党员。

 2.新疆作家协会会员。 

 3."哈密王研究小组"成员。

 4.1985年开始文学创作迄今已出版长篇小说《回疆演义》、散文集《儿子娃娃新疆人》、志书华电新疆公司志长篇小说《60后那点事》、志书《哈密光明服务中心志》、60余篇作品被《丝路临眺收录著有长篇小说《中原匪婆》、小说集小说作坊杂文集《夜雨烛灯录》、随笔录《走马梁山说好汉、文献集《打捞西域》。

5.写作宣言:用文字组织语言用语言编织文章其乐无穷也。

【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

  评论这张
 
阅读(121)|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