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

西域的雪花吻着这座小屋,是我挑灯熬油编织文字的战场,亲爱的博友,欢迎您来踩访。

 
 
 

日志

 
 

《60后那点事》卷六 老大难洞房花烛 憨大胆抢糖被扁(2)【总第1255号作品】  

2015-10-08 10:08: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起张德清,在这里有必要多扯几句。据他曾经的战友说,“张德清是冀中人氏,15岁那年,他所居住的村庄在小鬼子的扫荡中一夜之间被烧得荡然无存,全村老老少少二百余口剩下来的不到一半,庆幸的是他因走姥娘家才得脱大难,而当15岁的张德清把爹娘埋到南北坑之后,毅然决然地参加了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在此后的日子里,这个一身土里土气的土包子摇身一变成了一个英勇杀敌的革命战士,他和小鬼子拼刺刀从不手软,总能把一个又一个小鬼子送上西天。解放战争时期,他跟随王震的大军挺进西北,在酒泉喝罢壮行酒后,又马不停蹄开进天山剿匪。1954年,为了从根本上解决进疆部队的供给问题,同时减轻地方老百姓的负担,在疆部队按照毛主席的指示‘不与民争利’的原则集体脱下军装,拿起了生产建设的锄头,投入到了军垦生产第一线,担负起了建设边疆的历史使命,而张德清则复员到了地方,在这里干总务科长一干就是22年。”用他的话说就是,“能负责起全厂上上下下千余口人的吃喝拉撒睡是我的无尚光荣。”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干的,用具有雪亮眼睛的群众所说的话就是,“老张是个大好人!”

头天晚上首先知道这事的不光是房房,还有苏厂长。苏厂长是极力反对的,一心想劝张德清回心转意:老张同志,单位里有那么多出身好的光棍,你为什么不给他们介绍介绍,反而偏偏要给一个头上长疮脚下流脓的‘右派’介绍呢!”

张德清用手挠着头,很犯悡地说:“苏厂长知道您的意思,但是恁想过没有,那个女人带着两个孩子,好像肚子里还装着一个,一下子来了四口子吃饭的人,介绍给谁?谁敢要?也只有是老大难犯傻,换了别人谁肯要她?

苏厂长听后一想,觉得是这个理,点着头说:老张同志,你说的没错,谁娶了她将来光吃喝都成问题,不饿成个皮包骨头还怪呢!尤其让咱们出身好的同志为日后吃喝作难,还不如直接让‘右派分子’作难,反正他也不是咱们一个阵营里的人,没必要同情他!”

张德清:“苏厂长,您想通啦?”

苏厂长:想通啦!”

张德清又:“苏厂长,那我明天晚上就给他们操持啦?”

苏厂长:老张同志,别等到晚上了,平时抓革命促生产没时间,星期天不是正好有半天假嘛,你下午就给他办了,越快越好,省得别的光棍看着眼红,半道给抢走就麻烦啦!”

不相信能有女人肯嫁给老大难的人中午刚吃罢饭就不约而同的向老大难那间四面通风的破房子拥去,想看看到底是咋么样一个女人,是不是脑子缺根弦还是被驴给踢晕了,放着那么多的好男人不嫁而偏偏嫁给一个头上还戴着一顶坏分子帽子的右派”。

老大难的房子本来不大,也就一间二十平方米的房子,除了一张床还有一张用棍子绑了一条腿的掉了油漆的破桌子,那张床还是早晨他找木板临时加宽的,一下子来了这么多前来看热闹的人,房子里顿时显得拥挤不堪起来,张德清一看着急了:都出去!都出去!都到院子里去!先给新郎新娘腾出个给毛主席鞠躬的地方!”扯着嗓门把人往外哄。

人们听到张德清的指令,因人多转不过身来,就开始倒退着用屁股往后撅,撅也撅不动,就使劲用屁股往后顶,顶也不管用,就用膀子往后挤,挤着挤着人群里就骂开架了。

只听一个婆娘骂道:不要脸!往哪挤?耍什么流氓!把老娘的奶子挤坏了,我看你今后还咋喝!”

骂声方才落下,又听得一个男人也不客气的对上了阵:谁稀罕你那二斤蒲团肉,跟个瘪尿泡似的一样,你就是把我喊到你家里好吃好喝侍候着,咱也懒得摸一把!”

    【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

作者简介:

 1.中国共产党党员。

 2.新疆作家协会会员。 

 3."哈密王研究小组"成员。

 4.1985年开始文学创作迄今已出版长篇历史小说《回疆演义》、长篇小说《60后那点事》、散文集《儿子娃娃新疆人》、志书华电新疆公司志编纂之一、60余篇作品被《丝路临眺收录。著有长篇抗战小说《中原匪婆》、小说集小说作坊杂文集《夜雨烛灯录》、随笔录醉侃浒》、文献集《打捞西域》。

5.写作宣言:用文字组织语言,用语言编织文章,其乐无穷也。

【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

  评论这张
 
阅读(159)|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