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

西域的雪花吻着这座小屋,是我挑灯熬油编织文字的战场,亲爱的博友,欢迎您来踩访。

 
 
 

日志

 
 

记忆里的官坑【总第1173号作品】  

2015-04-28 08:51: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西域笔客

 

数百年前,贾庄、顾庄以及南官庄这三个庄子自然形成的时候便呈现出一个三角网状,后来在它们的中心地带渐渐凹下去了一个足球场大小且深有十余米的大坑,坑里的水面长年坚守在两米上下,即便是旱季土地干得冒烟的时候也亦如此,更甚的是,每每到了连阴雨季节,它的水位总是保持在原来的位置,哪怕是三个庄子的雨水同时注进去亦打破不了它原有的现况,教书先生说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与地下河水连通了,而在坑的四周,则长年耸立着百余棵腰身般粗细的杨柳,春来绿荫秋尽萧条,一年复一年。

这个坑坐落在豫东北平原黄河故道的南岸,本地人称它为官坑。听老辈人讲,早年这三个庄子自然形成之初,百姓在盖房围院之际,总是任意的取土,结果弄得四野好不狼藉,一到连阴天,那些个坑坑洼洼就会溢满雨水,时不时的会有庄上的孩子发生溺水的现象,致使哀号不已,后来由官府出面划定了这片区域,并告示“农户们盖房围院所用土方只此处获取,违者将严惩不贷”,久而久之便形出了这个大坑。到了民国的时侯,有一家农户在此挖土的时候,突然从地下冒出一股泉水,不几日便涌出一人深的水来,有师婆子说是“和龙宫挖通了,将来咱这地有龙王爷保佑一定会风调雨顺的”,并用神的力量说服了几家富户,酬资在此盖了一座龙王庙,继而香火不断,直到“破旧立新”的时候,才被大队勒令拆除。

我出生在“三年自然灾害”时期,等长到漫天撒野的年龄时,总会在伏天里伙同本庄的半大小子们到官坑游泳,说是游泳其实是耍闹,当看到其它两个庄上的孩子们也来游泳的时侯,就会想着法儿和他们相斗一比高低,“赢了可以在宫坑里任意游玩,输了就只能眼巴巴的在官坑边上看热闹,直到赢的一方尽兴而归后才可下水戏玩”。平时比的都是扎猛子、憋大气,虽互有胜负,但算来还是我们庄上的孩子赢多输少,总是惹得他们大不服气。有一次顾庄的三裤衩子竟然跳出来向我们叫板:“每回都是比扎猛子、憋大气的也忒沒劲了,要是有能耐的话咱就比试胆大,谁庄上的人胆子最大谁就先玩,不知你们两个庄上的人敢不敢比?”褔来是俺庄上有名的憨大胆,他一听来了劲,冲三裤衩子咋呼起来:“比别的俺恐怕不行,要说是比胆大俺还真就把你们顾庄的不放在眼里,说吧,咋比?”三裤衩子指手画脚地说:“一个庄上出一个人,咱比爬柳树,看谁爬得高,等爬到高处再往坑里跳,最高的算赢,赢的就顶一年先玩,谁要是不服也没办法,也只有来年再比,耍赖的是这个!”说罢,伸出小拇指在众人面前来回晃了几晃。褔来问:“就这?”三裤衩子说:“可不是嘛!”褔来说:“中,就这样比!”南官庄的四猫也跟着褔来附和说中。结果是在“石头剪子布”定完爬树的顺序后,三裤衩子爬了个第一,褔来第二,四猫第三。

后来褔来总结出了失败的原因,那就是“三裤衩子身小体轻,正适合最高处那根柳枝的斤两,而自己之所以刚爬到高处那根柳枝就断了,是因为身子不如三裤衩子轻”,若干年后又得出另一个结论便懊悔不已,“那是三裤衩子早就预谋好的一个大阴谋,俺和南官庄的四猫都上了他的大当啦!”以至于今天在赶集的路上碰到三裤衩子说起这事时还是气咻咻的脸红脖子粗的和他理论一番,三裤衩子呢,则是抱着孙子在一旁呵呵大笑起来,然后涌出一脸的惬意哼着豫东小调离开了。

记忆里的官坑,不但是年少时的凉爽,而且还是一生享之不尽的乐子,总会时不时涌上心头拨动着儿时的快意神经。

 

【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

作者简介:

 1.中国共产党党员。

 2.新疆作家协会会员。 

 3."哈密王研究小组"成员。

 4.1985年开始文学创作迄今已出版长篇历史小说《回疆演义》、散文集《儿子娃娃新疆人》、志书华电新疆公司志编纂之一、60余篇作品被《丝路临眺收录著有长篇小说《60的赤色年轮(与人合作)、长篇抗战小说《中原匪婆》、小说集小说作坊杂文集《夜雨烛灯录》、随笔录醉侃浒》、文献集《打捞西域》。

5.写作宣言:用文字组织语言,用语言编织文章,其乐无穷也。

【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


  评论这张
 
阅读(243)|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