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

西域的雪花吻着这座小屋,是我挑灯熬油编织文字的战场,亲爱的博友,欢迎您来踩访。

 
 
 

日志

 
 

《60后的赤色年轮》卷十九:散落在天际的女人 (2) 【总第1150号作品】  

2015-03-11 20:32: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四毛、西域笔客

 

 

 

太阳落山了,天黑了下来,杜玉梅刚点着马灯,就听到有一只只的小蛾子“嗡嗡嗡”的飞过来,围着马灯不停的打转,她抓了一个放在手上玩了一会,觉得小蛾子怪可怜的,黑夜里见到光亮就扑过来,幸好马灯有一层玻璃护罩,要不然早就命丧火中了,于是她放飞了小蛾子。

为了节省煤油,杜玉梅把灯捻子往小里拧了拧,她知道,夜里浇水全靠它呢,要是到时候没有灯光照亮就瞎了。

马灯暗下来以后,她觉得有点害怕。

怕啥呢?她也说不清,老是觉得身后有人,等她转过身去的时候,身后却是空空如也。

“这也许就是人们说的胆小,我不胆小,我从小就胆大,我啥也不害怕!”她自己安慰着自己, “杜玉梅,你害怕什么,这世上本就没有鬼,鬼的故事只不过是人们拿它来吓唬小孩子的,如今我已十八岁,是大姑娘了,更不应该被鬼吓唬住!”她自己给自己打气,自己给自己壮胆。

玉梅,玉梅——”十一点钟的时候,她听到有人在喊她。

“我在这里——”杜玉梅一下子从田埂上蹦起来,激动的寻找着喊她的人。

玉梅,我是戒长安,你戒叔!”喊她的人报上了姓名。

戒叔,深更半夜的,你咋来啦?”杜玉梅迎上去问。

“傻丫头,第一次值夜吧,难怪啥也不知道,戒叔给你送夜饭来啦!”戒长安放下扁担,点了根烟,边抽边说,“今天的夜饭是包子,白菜粉条馅的,易指导员交代过了,对于你们这些刚参加工作的小青年,不限量随便吃,吃铇为止!”

玉梅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惊喜交加地问,“戒叔,真的不限量随便吃啊?”

戒长安呵呵笑着说,“看你问的,戒叔啥时间骗过你!

玉梅说,“戒叔,那我就放开吃了,到时侯你可别嫌我吃的多。

戒长安说,“放心的吃吧,戒叔管得起你!”

玉梅在褂子上擦了擦手,往包子筐边上一蹲,一手拿了两个,左右开弓,眨眼间吃完了,又拿了四个,三下五除二又吃掉了。

戒长安在一旁劝,“玉梅,别急,慢慢吃,戒叔等你吃饱了在走!”

玉梅顾不上搭话,又伸手到筐里拿了四个包子,吃完说,“我的个妈啊,好几年没吃过包子了,这回可吃了个饱!”屈指算来,她已吃了十二个拳头般大的包子。

戒长安问,“玉梅,吃饱了没有?

玉梅说,“饱了,戒叔!

戒长安说,“吃饱了就在这好好泡荒吧,戒叔给别处送去啦!”挑起扁担要走。

玉梅问,“戒叔,能再给我两个包子吗?

戒长安问,“还没吃饱?”

玉梅说,“饱了。

戒长安问,“饱了就别吃了,要不就把胃撑坏啦!

玉梅说,“我想给我妈拿两个,等天亮我下班的时侯给她个惊喜。”

戒长安向前走了两步,停下来迟疑了一会,站在原地头也不回说,“丫头,你戒叔可啥也没听到!”这样的情况他常碰到,大多数人是趁黑偷偷拿几个或说留给自己下半夜吃的,都被他一句话给顶回去了,“上头有规定,只管吃不管拿!”今天听到杜玉梅说要给妈要两个,考虑到孩子一片孝心,也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啦。

玉梅趁机拿了两个包子,快速装进兜里,甜甜地说,“谢谢您戒叔!”

戒长安问,“丫头,一个人泡荒害不害怕?”

玉梅说,“嗯,有点怕。”

戒长安问,“丫头,看见远处的马灯了吗?”

玉梅说,“看见了戒叔。”

戒长安说,“别怕丫头,夜里泡荒的人多,如果怕了,就朝马灯亮的地方多看上几眼,记住喽,凡是有马灯亮的地方就有咱们的人在泡荒。”说罢,挑着担子走了。

玉梅吃饱后,精神也上来了,她提着马灯围着荒地转了一圈,把泡满水的荒地堵上口子,又把水引向新的一垅荒地,她感觉有些累了,就坐到埂子上,看着天上的星星一闪一闪,情不自禁的数了起来,“123456……” 数了一会,数乱了,又接着数。


 【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

作者简介:

 1.中国共产党党员。

 2.新疆作家协会会员。 

 3."哈密王研究小组"成员。

 4.1985年开始文学创作迄今已出版长篇历史小说《回疆演义》、散文集《儿子娃娃新疆人》、志书华电新疆公司志编纂之一、60余篇作品被《丝路临眺收录著有长篇小说《60的赤色年轮(与人合作)、长篇抗战小说《中原匪婆》、小说集小说作坊杂文集《夜雨烛灯录》、随笔录醉侃浒》、文献集《打捞西域》。

5.写作宣言:用文字组织语言,用语言编织文章,其乐无穷也。

【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

  评论这张
 
阅读(189)|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