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

西域的雪花吻着这座小屋,是我挑灯熬油编织文字的战场,亲爱的博友,欢迎您来踩访。

 
 
 

日志

 
 

《60后的赤色年轮》卷十七:永远的军号 (2) 【总第1130号作品】  

2015-02-03 14:26: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四毛、西域笔客

 

 

 

 

    吴德胜的老婆比他小十岁,是“山东大辫子” 那批女兵,当时从兰州徒步来到哈密,适逢修“红星渠”,吴德胜那时还是司号员,平时不吹号的时候,总爱把个绑有红绸布的军号别在身后的皮带上,搬石头干起活来,随着腰板的起伏,那红调布就飘飘扬扬好是抢眼。董桂枝见了,羡慕不已,便借了个机会问吴德胜,“吴同志,让俺摸摸你的军号行不?”吴德胜巴不得能借机接近女兵,慌忙取下军号,往董桂枝手里一放说,“小董同志,你尽管摸吧,只要你喜欢,以后天天摸都行。” 一来二去,两个打得非常火热。指导员知道后,对妇女主任说,“看来这一对不用再征求他们的意见啦,肯定没问题!”结果在“拉郎配”的时候,妇女主任没费吹灰之力,就把他俩搓合成了夫妻。婚后,二人生育了三个“小号手”,分别叫做吴军号、吴兵号、吴垦号。

第二天,吴德胜果然没有辜负“一刀疤”的期望,把出工钟敲出了“军号声”,有人说,“今天的钟声咋和从前不一样了呢,仔细一听,感觉像是军号声’,莫非真的要和‘老毛子’打仗啦?要是这样的话恐怕首先出山的就是人家吴德胜啦!”

    吴德胜敲完钟还没离开,站在钟下美滋滋的解释着,“‘老毛子’在珍宝岛被咱打怕了,看来这仗是没得打啦!不过今天的钟是我敲的,你们听着还行吧?”

多数人则认为,“还是这个声音听起来亲切,过瘾!人家吴德胜就是手巧,能把钟敲出‘花’来!

所有人都知道吴德胜是个“号痴”,说这话的人本来想让吴德胜高兴高兴,谁知这话让贺川疆听说了,嗤笑道:如果说别人手巧’我还相信,要说吴德胜手巧’打死我也不信,他一个吹号的工夫全在嘴上,手巧’能‘’到哪去!

    吴德胜有个老战友名叫齐大柱,听了这话觉得有些别扭,首先打抱不平起来,“我说贺司务长,你不要门缝里看人,我认为吴德胜就是手巧,你不服也敲两下让大伙听听!”

贺川疆见他硬是抬扛,就顶了上去,“手巧’不在敲钟上,你认为吴德胜当真手巧’,就让他到食堂里给我擀上一案杂粮面条出来,那才真叫‘手巧’!”说着说着就把话题扯到自己的老本行上去了,这也难怪,食堂是他的用武之地,长期以来,总认为自己的手艺超人,整个新生连没人能比过他。

齐大柱还真上了劲,气呼呼的找到吴德胜把这话说了,吴德胜也知道用杂粮是擀不出面条的,但看到齐大柱气得跟吹猪似的为自己鸣不平,便说,“用杂粮擀面条谁也做不到,不过贺川疆要是按供应比例给我面,我就能给他擀出杂粮面条来!

吴德胜说的“供应比例”是这样的,当时国家对口粮实行的是“供给制”,在“定量”中提供给的小麦面,也就是人们所说的白面,只占“定量”的20%,其它的全都是杂面,里面包括高梁面、玉米面及豆面,这些面没有筋骨,别说是擀面条了,做馍都得做成锅饼或窝头,才不至于散开。

齐大柱又找到贺川疆说,“吴德胜说了,你只要按80%的杂粮和20%的白面给他,他就能给你擀出面条!”

贺川疆说,“就是按供应比例’给他,他也擀不出面条!”

齐大柱说,“你不要把人看扁啦!”

贺川疆说,“我就把他看扁啦!”

二人争得面红耳赤,相持不下时,齐大柱说,“那咱们就打赌!”

贺川疆说,“打赌就打赌!”

齐大柱问,“打啥赌?” 

贺川疆说,“随你!”

齐大柱说,“咱们就打十袋子莫和烟的赌!”

贺川疆说,“行!晚上开过饭你就让吴德胜过来,我在食堂等他!”


  【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

作者简介:

 1.中国共产党党员。

 2.新疆作家协会会员。 

 3."哈密王研究小组"成员。

 4.1985年开始文学创作迄今已出版长篇历史小说《回疆演义》、散文集《儿子娃娃新疆人》、志书华电新疆公司志编纂之一、60余篇作品被《丝路临眺收录著有长篇小说《60的赤色年轮(与人合作)、长篇抗战小说《中原匪婆》、小说集小说作坊杂文集《夜雨烛灯录》、随笔录醉侃浒》、文献集《打捞西域》。

5.写作宣言:用文字组织语言,用语言编织文章,其乐无穷也。


【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

  评论这张
 
阅读(224)|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