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

西域的雪花吻着这座小屋,是我挑灯熬油编织文字的战场,亲爱的博友,欢迎您来踩访。

 
 
 

日志

 
 

《60后那点事》卷八 马秘书色胆包天 吴彩霞巧嫁川疆(4)【总第1281号作品】  

2015-12-06 12:15: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吴彩霞因这件的确良衬衣风光无限,但也因这件的确良衬衣而被她姐夫弄大了肚子,不过事不大,马秘书举手之劳就摆平了这件事。

当时单位里的职工大多还在大食堂里吃饭,不过不是白吃,打饭时得用事先买好的饭菜票,荤菜一毛钱一份,素菜五分钱一份,馍两分钱一个,对于每月二十八块两毛六的人来,这个价是贵了点,而对于马秘书来说算不了什么,一方面他在单位里拿的工资是干部级别,每月三十四块六毛八,另一方面食堂大师傅们也很会来事,其中有个叫贺川疆的大师傅,每次收他家菜票的时候,总是荤菜算作素菜价,两个馍顶一个,所以贺川疆在马秘书眼里永远都是个好同志,但在其他人眼里,他则是个不折不扣的马屁精。对于别人在背后的议论,他也听说过,总是不屑一顾,常常还为之而得意洋洋说别人是吃不上葡萄说葡萄酸的狐狸,有时还直截了当的说:你们想溜还溜不上呢,眼馋死你们!”

这天打晚饭的时侯,马秘书是最后一个拿着盆子去的,他心里有事,自然要挑个清静的时候。

贺川疆见了,远远打起招呼:“马秘书,您工作那么忙,咋亲自打饭来啦?

马秘书:孩子们贪玩,喴不动他们!”打完饭后,对他说:等会你下了班到苗圃去一趟,我在那里散步等你,有重要的事和你商量。”

马秘书走后,贺川疆拿着个马勺子倚在案板上琢磨了老半天:“马秘书找我单独谈话,会是啥事呢?难不成真的会让我当食堂管理员。”回头又一想:不会这么快吧,早几天吴抗美被免职以后,他还让我耐着性子先别急,说由于总务科长张德清从中作梗,近期內不好办。若不是这事,那又会是啥事呢?要是不痛不痒的事,他也不会约我天黑后单独见面,到底会是啥事呢?”脑袋都快想爆了,也沒想出个子丑寅卯来。

没有想透彻的贺川疆,下班后还是早早去了约定的苗圃。

二人一见面,贺川疆忙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盒还没开封的“红叶”牌香烟,迅速撕开封纸,从里面取出一根,双手递过去,点着头哈腰着说:“马秘书,您抽烟。”

马秘书没有去接烟,而是对他说:“单位里今天接待一个参观团,我顺便弄了盒好烟,让你开开洋荤。”说着从兜里拿出来,自己往嘴上先叼了一根,点着后,抽了两口,把剩余的大半盒往贺川疆手里一塞,大方地说:贺,拿去抽吧!”

贺川疆有点受宠若惊,凑近一看,竟然是“大前门”牌子的,喜形于色地说:“马秘书,这么好的烟,我抽了也是浪费,还是您留着自己抽吧。说着就假装着要递过去。

马秘书把手一摆,冲他说:“别客气了,留着抽吧,这种牌子的烟我家里还有几盒。”

贺川疆兴奋异常地说:“马秘书,那我就不客气啦。”说着“大前门”装进口袋,取了根自己的烟点着,喜眉笑眼的解释说:那盒好烟还是留着过年抽吧,到时候让亲戚们都开开眼。”

二人抽了会烟,贺川疆沉不住气了,主动开口问了起来:“马秘书,您把我单独叫出来是不是有啥事要说?”

马秘书弹了弹烟灰,显得很随意的问他:贺啊,你也老大不小了,个人的问题考虑过没有啊?

贺川疆一下子被问蒙了,他做梦也没想到,单位里堂堂的一个大秘书会有闲工夫来关心他的个人问题,吭哧了一会,不好意思的从嘴里蹦出两个字来:没有。

马秘书一下子严肃起来,很认真的说:贺啊,不是我批评你,你这个同志工作积极上进,能主动向组织靠拢,哪方面都挺好,就是不上心个人问题,这样不行啊!

贺川疆的脑瓜子开始清醒过来了,心想:噢,马秘书绕了大半天的弯拐,是打算给我做媒,看来要交桃花运啦。”就顺竿子爬了上去:“马秘书,您如果有合适的人选,还请您给费个心,到时一定请您喝酒吃大鱼。”

  【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

作者简介:

 1.中国共产党党员。

 2.新疆作家协会会员。 

 3."哈密王研究小组"成员。

 4.1985年开始文学创作迄今已出版长篇历史小说《回疆演义》、散文集《儿子娃娃新疆人》、长篇小说《60点事志书华电新疆公司志、60余篇作品被《丝路临眺收录著有长篇抗战小说《中原匪婆》、小说集小说作坊杂文集《夜雨烛灯录》、随笔录醉侃浒》、文献集《打捞西域》。

5.写作宣言:用文字组织语言,用语言编织文章,其乐无穷也。

【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


《60后那点事》卷八  马秘书色胆包天  吴彩霞巧嫁川疆(4)【总第1281号作品】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

 

  评论这张
 
阅读(129)|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