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

西域的雪花吻着这座小屋,是我挑灯熬油编织文字的战场,亲爱的博友,欢迎您来踩访。

 
 
 

日志

 
 

《60后的赤色年轮》卷十七:永远的军号 (1) 【总第1128号作品】  

2015-01-28 19:29: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四毛、西域笔客

 

 

 

吴德胜是一名出色的司号员,和军号有着极其深厚的感情,用他的话说就是,他手中的那把铜制军号是他的第二生命。

1954年,吴德胜随大部队集体转业当了一名军垦战士后,曾哭天抹泪的向连长请求要把军号留下来,说是舍不得它,连长说,“不打仗了,我把枪都上交了,你留着军号有啥用,还是交了吧!”吴德胜说,“连长,枪是杀伤性武器,可军号不是啊,它就像咱们的军服一样,如果军服上交,我就把军号上交。”连长觉得也是,就默许他把军号留在了身边,并向他交代,“今后可不能乱吹!”

吴德胜比谁都明白,他手中的那把军号其实就是一把“杀伤性武器”。

在战争年代,军号是一支部队的耳目。即使是远隔数里,只要司号员一吹号,是敌是友,当即一清二楚。

军号有着如此神奇功效,原因在于,自军号诞生以来,解放军逐步积累丰富的战时联络方式,如同军舰的旗语一样,也有唯司号员能破译的“号谱子”。

除了平时的严格培训外,战前均要统一司号联络方式和号谱,各部队的编制与番号,均熟记于司号员的脑子里。对方是哪个军、哪个师、哪个团,甚至是哪个连等情况,司号员一听,就能辨别出来。

军号的有效传播距离,夜间小号可传8里,大号传10里。白天,通常在3公里左右。

军号在传递信息中,除本部官兵明白的集合号、冲锋号等号谱外,在两支部队相隔一定距离,其它方式一时难以确定对方是敌是友的情况下,司号员脑子里的各种号谱便派上了用场:以内部之间的辩识号谱为例,如规定询问对方是否是自己人时,吹早饭号,回答者就吹晚饭号。一问一答对上了,就说明对方是自己人,如对方迟迟答不上来,或所答驴唇不对马嘴,必是敌军。

这一独属司号员的“内功”,基于战场保密性,连营长、连长都不知晓。因此,有些营、连的指挥员,谈及司号员的特殊作用,都曾感慨说过这样一句话,“牺牲一个排长,可由班长代理排长,但是,失去一个司号员,我就成聋子和瞎子啦!

作为一个号手,仅会吹号不行,还必须浑身是胆、视死如归。战争年代,司号员是最危险的,因为司号员往往就在指挥员身边,我方冲锋号一响,敌人的火力就会反击过来,首先会朝司号员的位置打。

不能再吹号的吴德胜,时不时的总会犯回瘾,瘾上来实在是憋不住了,也不管是三更半夜还是五更头上,他就会一个人跑到远离连队的山沟里大吹一把,从起床号一直吹到熄灯号,但吹得最多的还是冲锋号。

后来这事被“一刀疤”知道了,就把他喊到连部办公室,安慰他说,“老吴,看来你和是割不断了,不如这样,连队的钟就交给你敲,你要是能把它敲出’声来,才算你有能耐!

连队的钟是一个车轱辘钢圈,别看它不起眼,也不是谁都能敲得了的,它的任务也和军号差不多,不但出工、收工都要敲,连食堂早中晚三顿饭和开个批斗会啥的也要敲,之前敲它的人都是老雇农出身,成份高的人连边都傍不上,更别说敲了。

吴德胜接到敲钟的任务后,着实下了一番苦工,连夜把记忆中的“号谱”画到牛皮纸上,拿着个洗脸盆,硬是把“当当当” 敲出了“的的嗒”,吵得他老婆董桂枝没法睡觉,最后实在是受不了啦,不满说,“老吴,我的脑门子都快炸开了,你能不能消停一会?”

吴德胜没有商量的余地,对董桂枝说,“小董,你用被子包住头,再忍一会。”

董桂枝问,“还要忍多久?”

吴德胜说,“快了,我争取在天亮前结束战斗!”


 【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

作者简介:

 1.中国共产党党员。

 2.新疆作家协会会员。 

 3."哈密王研究小组"成员。

 4.1985年开始文学创作迄今已出版长篇历史小说《回疆演义》、散文集《儿子娃娃新疆人》、志书华电新疆公司志编纂之一、60余篇作品被《丝路临眺收录著有长篇小说《60的赤色年轮(与人合作)、长篇抗战小说《中原匪婆》、小说集小说作坊杂文集《夜雨烛灯录》、随笔录醉侃浒》、文献集《打捞西域》。

5.写作宣言:用文字组织语言,用语言编织文章,其乐无穷也。


【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

 

  评论这张
 
阅读(200)|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