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

西域的雪花吻着这座小屋,是我挑灯熬油编织文字的战场,亲爱的博友,欢迎您来踩访。

 
 
 

日志

 
 
关于我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长篇小说《60后的赤色年轮》卷十:生死介绍信(1)  

2014-09-06 10:59: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四毛、西域笔客

 

 

 

 

晚上吃饭的时侯,我正要伸手去拿馍筐里的包谷面发糕,却被我爸一筷子重重的抽到手背上,“去,这个你也配吃!”

我把手缩了回来,拿眼向我妈求救。

我妈看着心疼,就问,“老杨,你咋了这是,小四哪又做错了?”

我爸吊着脸,用眼很很的剜了一下我,对我妈说,“咋了?你问冋他咋了!”

我妈装糊涂,故意问,“我咋没看出来?”

我爸把眼一瞪,用筷子指着我的脖子说,“你没看见这块紫成啥样了?肯定又是输了!”

我妈我,“四,真的又和人打架了?”

我冲妈小声的“嗯”了一声。

我妈看看我爸,又看看我,叹了口气,无可奈何地说,“那就听你爸的,今天别吃发糕了,还是吃洋芋吧!”

在我小时候,我们家有个雷打不动规矩,是我爸制定的,“只要我和我哥在外面和别人惹事打架,赢了的话就奖励吃馍,输了则能吃洋芋,如果是惨败,连汤都没得喝,只有饿着肚子等下顿饭了”。这是我爸的“独裁式战争规则”,全家人都想改变它,但总是胳膊拧不过大腿,一直到我长大成人另立门户后,才算“逃出了如来佛的手心”。不过今天脖子上的伤不是和人打架所致,而是被贺川疆掐的,原因很简单,今天放学路过大食堂,他威胁我让我把“司令”的头衔让给孟向阳,我说这是我和二娃子一刀一枪打出来的,他说你能打是不是,上来就掐我的脖子,虽然我当时极力反抗,毕竟贺川疆大我二十岁,但还是以失败而吿终。这事我没敢对爸说,我怕爸的暴脾气上来找贺川疆拼命,人家是连队食堂里的司务长,又是孟革命的连襟,有权有势,硬碰硬肯定会吃亏。

正在我吃着洋芋的时候,忽听得门口有人敲门,我爸把筷子“啪”的一声往桌上一摔,气呼呼地说,“看、看、看,人家找上门来了吧!” 

我妈放下碗说,“我出去看看。”

不大会儿,我妈领着秦叔叔进来了,对我爸说,“是老秦来了,找你有事。”

秦叔叔大名叫秦元泰,是我爸从前在战场上一起出死入死的老战友,只见他一进门就掏烟,我爸抬头看了他一眼,没接他的烟,也没和他打招呼,只顾低头吃饭。

秦叔叔把递烟的手缩了回去,继续给我爸打招呼,“老杨,在家呢。”

我爸头也不抬地说,“我不在家在哪?天天呆在‘牛棚’里你高兴!

说实话,自从我爸被打成“反革命”后,和从前的好多老战友也断了“交情”,平时在路上碰了面,也是形同陌路,只是装作不认识。用我爸的话说就是,“这样对谁都好”。久而久之,我爸也就成了“孤家寡人”。

我妈看我爸不冷不热的样子,拿了块发糕往秦叔叔手里塞,“老秦,你尝尝我的手艺,里面放糖精了,可甜着呢。”

叔叔推之不下,只好接住,咬了一口还没咽下,就急着夸赞起来,“好吃、好吃,比我家蒸的好吃多了。”

我妈一听笑了,忙招呼着说,“老秦,你坐下慢慢吃,有话你哥两边吃边说。”

在这里不妨借叔叔吃发糕的这阵工夫,把这道主食多唠上几句,也算是对8090后的孩子们义务普及一下他们父辈们的“饮食文化”。

  【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

作者简介:

 1.中国共产党党员。

 2.新疆作家协会会员。 

 3."哈密王研究小组"成员。

 4.1985年开始文学创作迄今已出版长篇历史小说《回疆演义》、散文集《儿子娃娃新疆人》、志书华电新疆公司志编纂之一、60余篇作品被《丝路临眺收录著有长篇小说《60的赤色年轮(与人合作)、长篇抗战小说《中原匪婆》、小说集小说作坊杂文集《夜雨烛灯录》、随笔录醉侃浒》、文献集《打捞西域》。

5.写作宣言:用文字组织语言,用语言编织文章,其乐无穷也。


【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

  评论这张
 
阅读(209)|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