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

西域的雪花吻着这座小屋,是我挑灯熬油编织文字的战场,亲爱的博友,欢迎您来踩访。

 
 
 

日志

 
 

长篇小说《60后的赤色年轮》卷九:汪精卫的保镖 (4)  

2014-08-16 11:09: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四毛、西域笔客

 

 

 

孟革命沉思了一会儿,故作很为难地说,“按理说你是‘黑五类分子’ 是专政的对象,我是不能把枪交给你使用。”说到这里,略为顿了顿,显出一付很大度的样子说,“考虑到这是个特殊情况,我就权且信你一回,今天晚上你就去吧!不过我丑话说到前面,你要是没打到野猪反而被野猪给伤了,责任只有你一个人来负,与其他人无关!如果你打不到野猪的话,‘黑五类分子’将继续在打麦场上‘学习改造’,食堂也只能给你们提供凉水充饥而不供应饭菜!

门海把任务要到手,又说,孟连长,我有个请求。

孟革命问,“说吧,啥事?”

门海说,“请孟连长在连队大喇叭上喊一声,天黑以后,大人小孩都不

要到洋芋地里去,我怕发生误伤,到时候不好向你交代。

孟连长答应了他请求。

黑五类”们都知道,门海把自己推向悬崖,他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黑五类”们能早日离开打麦场,或说是还“黑五类”们一个清白,毕竟“黑五类”们也是人,不能把他们等同于野猪。

天黑后,门海背着枪,独自一人去了洋芋地。

屈指算来,“黑五类”们已经有四顿没吃上饭了,肚子里早已是饥肠辘辘,不得已,饿了就喝水充饥,喝完水就背地里撒尿,一个个弄得跟洒水车似的。而这个时候,他们忘了饿也忘了渴,并排坐在打麦场上,虽然相隔好几里,中间又有防风林带阻挡,但他们依然扬着头面向洋芋地的方向,眼睛里充满了希冀,企盼着门海扣动板机的那一刻,只有听到枪声,他们才有希望获得“自由”。

门海到了洋芋地,他知道这个点野猪不会来,就从地上捡起被野猪拱出后吃剩洋芋,在衣服上擦巴擦巴吃了起来,他要把肚子填饱,好积蓄体力和野猪决一死战。

“吃饱喝足”后的门海,开始收集野猪粪,他要把野猪粪便涂抹在自己身上,让自己能散发出野猪的味道而不是人的气味,因为野猪的嗅觉超级灵敏,只有先骗过野猪的鼻孔,第二步才能消灭它。

已是后半夜了,打麦场上的“黑五类”们不但没有丝毫的睡意,个个精神反而是无比的抖擞,因为他们清楚的知道,野猪快下山了,门海的枪声即将响起,被囚禁的日子快要结束了。

五更头上,清脆的枪声划破新生连夜空,“黑五类”们屏气凝神在心中默默数着数,“一声、二声、三声……”当数到“四声”后,夜又恢复了寂静,如死一般。

“苍天终于开眼了,老门头得手了!”先是陈秋里带着哭腔的一声喊,接着是“黑五类”们跺着脚没命的狂呼不止,“噢——————”聒噪声好比那一声声闷雷响彻在打麦场上空。

天快亮的时候,孟革命披着衣服来了,远远的拿手指向“黑五类”们,半喜半怒的骂了起来,“叫唤啥!叫唤啥!”走进打麦场,继续骂声不断,“你说你们一个个和豺狼似的嚎叫个球啥,吵得全连人都不得安生!”

陈秋里从人群里挤到孟革命面前,惊喜若狂地问,“孟连长,你听到枪声没有?” 

孟革命不待见的回了他一句,“我耳朵里又没塞驴毛,咋能听不见!”

黑五类”们咧嘴大笑起来。

孟革命没好腔地说,“笑、笑、笑,笑个球!还不快到洋芋地抬野猪去!不想吃红烧肉了?” 说罢,转身先自去了。

黑五类”们这才反应过来,纷纷尾随在孟革命身后,向洋芋地的方向直奔而去。

孟革命和黑五类”们急匆匆赶到洋芋地的时候,天已经放亮,只见门海扛着枪迎上前来,向孟革命邀起功来,“孟连长,你猜我今天夜里干掉了几头野猪?

孟革命向洋芋地扫了一眼,只看到一头野猪躺在那里,就说,“也就这一头吧。

门海没等孟革命再猜,忙伸出三个手指在众人面前晃了晃,主动报上数,“不是一头是三头!

陈秋里在一旁大惊小怪的喊叫起来,“老门头,真有你的,四枪干掉三头野猪,神枪手啊你!

门海忘乎所以地说,“这几头野猪算个啥,对我来说只不过是轻罗小扇扑流萤一般手到擒来,想当年我门海在汪精卫手下当保镖的时候,是南京黑白两道公认的神枪手,连汪主席都对我器重不已!

话音方落,“黑五类”们都被惊得呆若木鸡一般,愣乎乎杵在那里不知说啥是好,孟革命也被这句“惊天地泣鬼神”的话“痛击”得晕眩了良久,等回过神来,质声问门海,“老门头,你说什么!

门海对自己的话懊悔不已,但此刻已是覆水难收,只得结结巴巴的搪塞起来,“孟、孟、孟连长,我我说滑嘴啦。

孟革命从他手里一把夺过枪,厉声厉色地说,滑嘴了?滑嘴能滑到汪精卫那里去?这么多年了你真是深藏不露啊,没想到这一回终于露出了狐狸尾巴!”

门海企图还想乞求几句,想让孟革命高抬贵手饶了自己,哭丧着脸说,“孟、孟、孟连长,你你权当我我说的话、是放屁,就、就、就放过我这一回吧。”

孟革命脸上顿现肃杀之气,不容他再分说,“快住口,有屁到‘革委会’韩主任那好好放去!”

   【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

作者简介:

 1.中国共产党党员。

 2.新疆作家协会会员。 

 3."哈密王研究小组"成员。

 4.1985年开始文学创作迄今已出版长篇历史小说《回疆演义》、散文集《儿子娃娃新疆人》、志书华电新疆公司志编纂之一、60余篇作品被《丝路临眺收录著有长篇小说《60的赤色年轮(与人合作)、长篇抗战小说《中原匪婆》、小说集小说作坊杂文集《夜雨烛灯录》、随笔录醉侃浒》、文献集《打捞西域》。

5.写作宣言:用文字组织语言,用语言编织文章,其乐无穷也。


【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

  评论这张
 
阅读(22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