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

西域的雪花吻着这座小屋,是我挑灯熬油编织文字的战场,亲爱的博友,欢迎您来踩访。

 
 
 

日志

 
 

【原创】贪官狂言解析  

2014-07-04 21:39: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西域笔客

 

猴进化到能用语言互相交流而不在是肢体交流之后,便晋级成了人类,那语言也就成了心灵表达的工具,心有所想,言从口出,即便是狂言,也是内心的一种抒发。现摘录一些著名贪官们的狂言并加以解析,从中窥探一番躲藏在他们灵魂深处的那些肮脏“权利观念”,以供诸君欣赏。

    1.浙江省杭州市滨江区原区委书记尚国胜对找他买官的人说:“你不花钱,就能弄个科长叫我看看?真有那不花钱就得官的本事,我喊他大爷!”

    ——把官场看成乌黑一片,宁肯喊大爷,也不相信做官不用花钱。殊不知你尚国胜应喊大爷、老爷的人还多着去了,只是你还处在井底阶段罢了。

    2.湖北省天门市原市委书记张二江落马后为自己辩解道:皇帝还有三宫六院,我有两三个相好算什么?”

——刚干到这个位置上就敢和乾隆比风流,你要真是干到乾隆那个位置上,岂不要弄它个六宫十二院,到时恐怕全天下的女人都要跟着遭殃了!

    3.福建省上杭县原女副县长罗凤群在“双规”后接受调查时说:我若受贿一分钱,就将我枪毙,并可一直枪毙到我的孙子。

    ——明知放狠话解决不了根本问题但还是要放,并拿自己的孙子说事,足见这个女贪官丧心病狂到了极点。

    4.江西省原副省长胡长清在案发后说:“比我更腐败的家伙还在外面逍遥自在着呢,罢了,罢了,算我倒霉。

——满腹牢骚,一肚委屈,名为长清,实为不清,若是“真”,岂能断了卿卿性命。

     5.重庆市第三人民医院原院长刘松涛在审判席上说:“有很多女人喜欢我,我也没办法”。

——不说你巧言如簧,也不说你厚颜无耻,只问一句:“如果没有权力和地位或说是个叫花子,还有女人会喜欢你吗?”

6.福建省政和县原县委书记丁仰甯在位时对妻子说:“权有多大,利就有多大。”
   
——只知道“权有多大,利就有多大”,却不知监牢的房间比“权利”更大,足够容下丁大书记及其一切腐败分子。

7.山东省泰安市原市委书记胡建学说:“官做到我们这一级,也就没人管了。”
   
——地市级的官就没人管了,那么省级和中央的高官更没人管了。一语道破我国监管制度之缺乏和严重失控。

8.北京工业大学电脑学院微机接口实验室原负责人徐晶用贪污的钱供在国外读书的女儿,事发后说:“我觉得,这也是为了给国家培养人才。”
   
——要真是“为了给国家培养人才”的话,那也是培养一个贪官污吏牌子的接班人。

9.河北省巨鹿县原县委书记刘欣年对前来行贿的人说:“你送我一点点,我就收你一点点,我再往上送一点点,三全其美。”

 ——三个一点点组成一个金三角,真乃三全其美,美哉,美哉!落入法网,悲哉,悲哉!

10.湖南省常德市委原副书记兼纪委书记彭晋镛在法庭上说:“看到别人都在弄钱,我不捞钱,感到孤独。”
   
——捞了钱便不再孤独,身陷囹圄里恐更不孤独。看来孤独与不孤独只差一步之遥!

11.山东省德州民政局原局长刘治温在庭审时说:“按潜规则,我该发大财。”

 ——潜规则是个新名词儿,是具有特色社会的产物,多少官员靠它发了大财,多少官员也因它丢了乌纱。潜规则成了社会看不见的一枚毒瘤,百姓恨它,贪官们又舍不得它,这便是悲剧一个接一个的连续发生。

12.山西省吕梁县上水西村原村支书王某对举报他的人说:“我不贪污,当官干啥!”
   
——若按此逻辑推理可得知,“当官就要贪污,贪污才配做官”。怪不得当下贪官污吏如韭菜一般割了一茬复生一茬,无穷尽也。

13.广东省茂名市原市委书记罗荫国在接受审查时说:“要说我是贪官,说明官场上的人都是贪官。真让我交代,我能交代三天三夜,把茂名翻个底朝天。中国不就是腐败分子提拔腐败分子,腐败分子反腐败吗?”

    ——罗荫国一针见血道出了官场的真相,也验证了民间那句该如何杀贪官的话,“要是把官员都杀了,肯定有冤枉的要是隔一个杀一个,肯定有露网的。”

14.云南省麻栗县原县委书记赵仕永在法庭最后陈述时说:“我这个县委书记,在时下的社会环境中,不犯罪是不可能的。因为我除了有自己的价值观外,还有一个众人实行的潜规则。”
   
——当官就一定要犯罪吗?如此说来,官员犯罪是正常的,不犯罪都是非正常的。要想让价值观念健康长寿,不但要让价值观念有尊严,而且还要有道德,甚至还要出潜规则这池泥污而不染。

15.江苏省睢甯县水利局原局长张新昌在法庭上说:“行贿的人都是含着眼泪让我把钱收下的,我觉得我不收就对不起他们。”

——行乞的人都是含着眼泪让路人施舍些,他们觉得施主都是恩人。

16.甘肃省宕昌县原县委书记王先民在接受调查时说:“反腐就是隔墙扔砖头,砸着谁,谁倒霉。不曾想今日我不走运轮到我的头上。”

——令王大书记十分惋惜,怎么扔的砖头能砸到他的头上呢?殊不知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乎?

17.安徽省原副省长王怀忠对调查人员说:“告我又能怎样,查我一次,我就升一级。”

    ——万幸啊,好在他没禁住査几次就落马了,也就借机升了那么几级要是真个的禁得住査的话,倒把他查到了总理的岗位上,那才是不幸呢!

 

作于20147

 【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

作者简介:

 1.中国共产党党员。

 2.新疆作家协会会员。 

 3."哈密王研究小组"成员。

 4.1985年开始文学创作迄今已出版长篇历史小说《回疆演义》、散文集《儿子娃娃新疆人》、志书华电新疆公司志编纂之一、60余篇作品被《丝路临眺收录著有长篇小说《60的赤色年轮(与人合作)、长篇抗战小说《中原匪婆》、小说集小说作坊杂文集《夜雨烛灯录》、随笔录醉侃浒》、文献集《打捞西域》。

5.写作宣言:用文字组织语言,用语言编织文章,其乐无穷也。

【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


  评论这张
 
阅读(375)|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