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

西域的雪花吻着这座小屋,是我挑灯熬油编织文字的战场,亲爱的博友,欢迎您来踩访。

 
 
 

日志

 
 

【原创】四煊叔说起那年滚草窝  

2014-06-22 12:51: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西域笔客

 

2014年春上去內地参加一个学术研讨会,结束后腰道回了趟老家。第二天一大早,四煊叔登上门来,当时我还在懒床,便折起身递过去一根烟给他点着后问,四煊叔,这天才亮,你咋这么早就起来了?四煊叔说人上了年纪不比年轻的时侯爱犯睏,也就睡的少了。我问有啥事没有。四煊叔说来晚了怕你被别人喊走,中午到我家喝两杯。我说你是叔呢,理应该我请你喝酒,咋能劳烦你呢。四煊叔说,別废话了,现在不比从前了,家里啥都是现成的,不去可不中!我知道四煊叔是诚心在叫我,就说去去去,到时一定去。

中午我提了四瓶当地酒和两封果子到了四煊叔楼下,刚进院子,四婶子一见不高兴了,把脸一沉说,你四叔喊你来家喝酒,你咋还反提着酒来了,怕你四叔供不起你酒喝还是咋的?我说从新疆来得急啥也没带,这酒是孝敬四煊叔的,两封果子呢是孝敬婶子你老人家的,你要是嫌少不收下,你侄就扭头回去。四婶子闻说,这才免强把酒和果子从我手中接过去。

说话间,四煊叔和几个人从屋子里鱼贯出来,我一看,这些人都是我儿时的要好,显然是来做陪的,热呼了一阵后,我指着面前的楼说,行啊你四煊叔,我上次回来你还住的是瓦屋,啥时盖上的小二楼?四煊叔说,这是你兄弟挣钱盖的,他两口子在南方打工,一年回来一次,我和你婶子算是给他们看家,顺便也享一下清褔。言谈话语间流露出了满足式的幸福感。四婶子在旁边催促起来说,都别在院子里瞎扯了,快进屋吧,菜都快凉了!

酒过三巡后,一桌人扯了会当时的热门话题叙利亚的事,直把普京夸上了天,说人家俄罗斯总统普京就是爷们一条,为了朋友两肋插刀敢和奥巴马单挑,最后还把奥巴马挑于马下,当然了,普京为什么要力保阿萨德,深一层的东西并没有涉及到。后来扯着扯着把儿时的话题也扯了出来,四煊叔说,现在吃的住的都有了,啥也不愁了,回头再想想小时候过的日子,那都是个啥呀!我说就是,和现在简直是一个天一个地没法比!四煊叔问我忘了跟他滚草窝的事了么。我说哪能忘了那些,啥时候也忘不了。

四煊叔说的滚草窝的事,是指上世纪六十年代末期我们小时侯一块睡麦秸垛那事。当时我们村里家家户户都穷得叮当响,到了冬天缺少被子盖,冻的实在受不了啦,四煊叔想出一辙,一天半夜里领着我在生产队的麦秸垛背后偷偷掏出了一个能睡觉的洞穴,为了不让生产队长知道,洞口掏的很小,只能容下我们爬进爬出,在爬进或爬出后都会把洞口再用麦秸堵上,因麦秸自己会发热,那个热乎劲就好比盖了好几床被子一样,即便是外面大雪纷飞,里面依然暖和如春。不料时间不长,这个秘密竟然被三羔叔知道了,他想要加入进来,四煊叔不同意,说洞小睡不下那么多人。三羔叔威胁说,不让睡就对生产队长说,到头来谁也睡不成!四煊叔吓唬他说,你要揭发就打瘸你的腿!三羔叔把脖子一拧说,打瘸了也说!四煊叔无奈,就把三羔叔吸収进来了。又过了一段时间,福礼也加入了进来,一个洞竟挤了我们四个半大小子们。到了次年的春上,喂牛的三爷扒麦秸喂牛终于扒通了我们睡觉的地方,我们几个这才结束了滚草窝。不过,后来几年我们都是如法炮制,三爷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从沒给生产队长报告过此事。

那天在四煊叔家喝酒,从中午一直喝到天黑,人是越聚越多,想散也散不了,那话也是越扯越多,都是些从前陈谷子烂芝麻的事,就像是昨天发生的一样,但感觉很亲很近。

 

作于20146

   【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

作者简介:

 1.中国共产党党员。

 2.新疆作家协会会员。 

 3."哈密王研究小组"成员。

 4.1985年开始文学创作迄今已出版长篇历史小说《回疆演义》、散文集《儿子娃娃新疆人》、志书华电新疆公司志编纂之一、60余篇作品被《丝路临眺收录著有长篇小说《60的赤色年轮(与人合作)、长篇抗战小说《中原匪婆》、小说集小说作坊杂文集《夜雨烛灯录》、随笔录醉侃浒》、文献集《打捞西域》。

5.写作宣言:用文字组织语言,用语言编织文章,其乐无穷也。

【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

  评论这张
 
阅读(300)|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