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

西域的雪花吻着这座小屋,是我挑灯熬油编织文字的战场,亲爱的博友,欢迎您来踩访。

 
 
 

日志

 
 
关于我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打捞西域之一八九: 历史上的罗布人  

2014-05-12 20:46: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西域笔客

 

     古罗布人生活在尉犁县墩阔坦乡的塔里木河畔。

     康熙、雍正年间,这些地方的居民被称作“罗布淖尔回人”。

     雍正元年(1723)二月,清军将领阿喇纳奏称“罗布淖尔回人古尔班率喀拉库勒、萨达克图、喀拉和卓三处户口千余输城投顺。”

     乾隆二十二年,户部伺郎阿尔滚会剿沙拉斯、巴雅尔等叛乱分子,遂进行搜山清湖,却在沙漠中的海子里搜出许多打鱼人。这些打鱼人就是罗布人。

     《回疆志》记载:“罗布人不种五谷、不牧牲畜,唯以小舟捕鱼为食。或采野麻、或捕哈什鸟剥皮为衣,或以水獭皮并哈什鸟之翎,持往城市货卖,易布以代衣。”由此可见,“罗布人”的称谓应该出现在《回疆志》成书之前。罗布人没有文字,他们的历史厚重而又模糊。

13世纪末,马可·波罗路过罗布淖尔,记述了一个“罗布”大城的故事。此前浩如烟海的史料中却很难找到“罗布人”的记载。

十九世纪初,一大批外国探险家来到罗布淖尔,较有名气的如俄国人“普尔·热瓦尔斯基”、瑞典人“斯文·赫定”、英国人“斯坦因”和日本人“橘瑞超”等。他们都写下了一些“游记”,“罗布人”的字眼才频繁地出现在字里行间。

  在普尔·热瓦尔斯基的游记《走进罗布泊》中写道:“罗布泊正在缓慢地、不断地缩小。换言之,罗布泊正逐步走向干涸”的预言。同时,他记录了罗布人鲜为人知的生活场景。

  据《尉犁县志》记载:“清光绪三年(公元1877年),普尔·热瓦尔斯基窜到罗布淖尔,随行的翻译听不懂罗布人的话。

 据《走进罗布泊》记载:罗布人分罗布泊地区的喀拉库勒沁和塔河流域的喀拉库勒两个部分。其中罗布泊地区的罗布人生活单一食鱼,生活形态比较原始,而塔河流域的罗布人已经过上了狩牧和农耕的日子,生活方式也比较文明。总之,罗布人的衣食住行、婚丧嫁娶独具一格,充满着“沙漠文化”绝无仅有的特色。

    清末,作为独立形态的罗布人已经逐渐消失了。他们开始与外界交往和融合,迎来了“刀耕火种”的新时代。他们的生活不再局限于打鱼和放牧,有时也在洪水退去的土地上撒上一把麦种和苞米粒。到了秋天,他们把收获送给商贾,换回面粉,调剂生活。罗布人的后裔把祖先“烤鱼”“烤菜”的本领发挥到了极至——他们用胡杨泪(碱)发酵面粉,把面饼埋进烧烫的沙子中“烤”成“沙馕”;把肉块塞进羊肚子后埋入火炭中“烤”成“煮肉”;把包子贴在碱土壁上“烤”成“金疙瘩”;把南瓜挖空,放入葡萄干、胡罗卜、羊油等“烤”成“乌玛什”(糊糊)。

  民国初期,作为具有独立文化形态的罗布人,已不复存在。但罗布方言,在全维吾尔语的三大方言系中,构词和语言方面与和田方言鼎立,独具特色。

    新疆解放之后,喀尔曲尕的罗布人“捕鱼回来,任全村人任意取食。食尽再捕,不分彼此。”其次,罗布人没有文字。世代承传的只是传说和歌谣。再则,罗布人“并不笃信宗教。”1972年罗布泊完全干涸,不愿放弃传统的罗布人溯塔里木河迁到尉犁县和洛浦县,而另外一些则弃船上岸,改变自己“不耕不牧”“以鱼为食”生活,开始“放羊养牛,种粮植棉”,融入到当地维吾尔人的生活。

  【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

作者简介:

 1.中国共产党党员。

 2.新疆作家协会会员。 

 3."哈密王研究小组"成员。

 4.1985年开始文学创作迄今已出版长篇历史小说《回疆演义》、散文集《儿子娃娃新疆人》、志书华电新疆公司志编纂之一、60余篇作品被《丝路临眺收录著有长篇小说《60的赤色年轮(与人合作)、长篇抗战小说《中原匪婆》、小说集小说作坊杂文集《夜雨烛灯录》、随笔录醉侃浒》、文献集《打捞西域》。

5.写作宣言:用文字组织语言,用语言编织文章,其乐无穷也。


【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

 

  评论这张
 
阅读(203)|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