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

西域的雪花吻着这座小屋,是我挑灯熬油编织文字的战场,亲爱的博友,欢迎您来踩访。

 
 
 

日志

 
 

长篇小说《60后的赤色年轮》卷十四:窑变 (4)  

2014-12-19 21:24: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四毛、西域笔客

 

 

 

到了地方,大人们不让进去看,石军说,“咱们先玩会摔泥炮吧,等他们不注意了咱们在偷偷进去!

所谓的“摔泥炮”,就是把和好的泥先揉成一个馒头的形状,在把里面挤空,犹如一个瓷碗,然后狠狠地摔到地上,由于受到气体的冲撞,底部会“啪”的一声炸开,炸的口子越大就越响,犹如炮仗一样,没炸开或炸得口子小的一方,要取一定的泥给炸得口子大的一方补上,最后谁的泥多谁就算赢了,泥少的一方就是败家。

石军能想出来,在这玩“摔泥炮”最大的好处是不用和泥,用脱砖坯的泥就行了,不但省时,而且还省力。

丁建设是玩“摔泥炮”的能手,他每次摔的泥炮最响,往往一场下来,他被炸得满脸是泥,有时连嘴里都能吐出二两泥巴。

我们玩了一会,王永忠见手里的泥越来越少,就打起了退堂鼓,“别玩了,还是看窑去吧!”

丁建设正在兴头上,“急啥,大人们还没下班,现在去找骂啊,还是再玩会吧,等分出输赢再去不迟!”

王永忠一把把剩下的泥往丁建设的泥炮上一摔,“行了、行了,算你赢啦!”

丁建设吐了口嘴里的泥浆,又用手背擦了擦嘴角,不满说,“什么’我赢了,分明就是我赢啦!”

石军的泥剩得也不多了,对我说“毛头,永忠说的对,咱们还是看窑去吧!”

我只好说,“不玩就不玩,看窑去!”

丁建设见都不玩了,哭丧着脸说,“你们咋每次都这样,快到我赢了就不玩啦,真没劲!”

石军和王永忠坏坏的笑了起来。

我们四人假装着往家走了一会,在砖坯垛子的掩护下,趁人不注意就钻进了砖窑。

进去一看,顶部还漏着天,里面只码了半窑砖坯,石军失望地说,“我还当是多好玩呢,原来就是这个样子啊!”

丁建设还没望了他的泥炮,“这有啥看头,咱们还是接着玩泥炮’吧!”

王永忠不赞成,“要玩你一个人玩去,我们不玩啦!”

正说着话,有只鸽子突然飞了进来,王永忠把手指放到唇上“嘘”了一声,“悄悄,有鸽子飞进来啦!”

石军来了精神,对我说,“毛头,咱们抓了它吧,等会烧着吃!”

    我点了点头,小声对王永忠和丁建设说,“你们俩从外面爬到窑顶,别让鸽子从上面飞走了。”

丁建设说,“那么大的口子咋能看得住。”

石军说,“你傻呀,见鸽子飞过去,你不会摇起书包吓唬它!”

丁建设问,“书包那么重,怎么摇?”

王永忠也跟着起哄,“就是!”

石军说,“你俩是真傻啊还是假傻,都不会把东西倒出来!”

丁建设和王永忠终于明白过来了,转身跑出了窑。

我对石军说,“军子,你看好窑口,千万别让鸽子从这逃走了,我上去抓它,到时给你分个大腿吃!”

石军兴冲冲地说,“放心吧,毛头!”接着又说,“另一条大腿你吃,让永忠和建设他俩吃翅膀!”

我俩正分着脏,王永忠和丁建设已爬到窖顶,趴在那里摇着书包说,“毛头,我们准备好了,快抓吧!”

石军也快速堵到窖口,把书本和铅笔盒倒了一地,手里摇着书包,嘴里“嗷嗷”叫个不停。

那只鸽子受到上下夹击,并没有显出慌里慌张的样子,而是很淡定的站

在砖坯上,转动着脖子,拿眼四处观察着局势,嘴里还在“咕咕”的叫个不停,似乎在给我们叫板,“就凭你们几个小屁孩还想逮住我,真是痴心妄想!”然而它压根就没有觉察到我已匍匐到它的身后,过不了多久,它将会成为我们舌尖上的美味。

在离鸽子还有一米距离时,不知咋搞的,我的心却“咚咚”可着劲的大跳起来,我咽了口吐沫,想强行压抑住内心的激动,可还是不行,那心儿就像充了鸡血似的“咚咚”跳得更加厉害了,最后我咬了咬牙,干脆屏住呼吸,猛地发力扑了过去,说时迟那时快,早已把只鸽子它捂在了手里,兴高采烈的大叫起来,“军子 永忠、建设,你们快看,我逮住鸽子了!”不料由于过分冲动,脚下一用力竟把砖坯给踩塌了,身子也随即失去了平衡,我从砖坯上摔了下来,鸽子也趁机从我手中飞走了。

  【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

作者简介:

 1.中国共产党党员。

 2.新疆作家协会会员。 

 3."哈密王研究小组"成员。

 4.1985年开始文学创作迄今已出版长篇历史小说《回疆演义》、散文集《儿子娃娃新疆人》、志书华电新疆公司志编纂之一、60余篇作品被《丝路临眺收录著有长篇小说《60的赤色年轮(与人合作)、长篇抗战小说《中原匪婆》、小说集小说作坊杂文集《夜雨烛灯录》、随笔录醉侃浒》、文献集《打捞西域》。

5.写作宣言:用文字组织语言,用语言编织文章,其乐无穷也。


【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

  评论这张
 
阅读(234)|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