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

西域的雪花吻着这座小屋,是我挑灯熬油编织文字的战场,亲爱的博友,欢迎您来踩访。

 
 
 

日志

 
 

长篇小说《60后的赤色年轮》卷十二:破鞋是怎样炼成的 (1)  

2014-11-01 09:14: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四毛、西域笔客

 

 

 

如果老毛子不“修正”,新生连也不会挖地道“备战备荒”,如果新生连不挖地道,刘存根也不会牺牲,如果刘存根不牺牲,他的老婆周秀芬也会千里来疆,如果周秀芬不来疆,她也不会脖子上挂着两只破鞋被游斗……要想梳理好这段孽事,还得从头说起。

那天凌晨3时许,哈密火车站侯车室房顶上的那个灰色大喇叭响了起来: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说,抓革命,促生产,促工作,促战备!各位旅客,你们好,上海开往乌鲁木齐经由本站的53次旅客列车就要进站了,列车在本站停留15分钟,有乘坐本次列车的旅客请你到检票口检票进站,接送亲友的旅客请你持站台票进站。

十分钟后,一辆“反修号”蒸汽机车在震耳欲聋的“咣当”声中,拉着17节绿皮车厢,正向夜空吐着浓黑的煤烟,很有节奏的尖声嘶叫着刺耳的笛声,轰轰隆隆的驶进了1号站台,一股股蒸汽毫不客气的喷向站台上侯车的人群,在烟雾弥漫之际,方才停稳,就见车厢窗户被一扇扇迅速的提溜了上去,焦急的人们唯恐下不了车,有往下扔包袱的,也有往下递孩子的,更多的是乘车人想抢个座位而卖着老命向窗户内钻爬的身影,列车员是见多不怪,不动声色的任其争抢,一时是叫喊声不断,好不热闹。

在站台上熙来攘往的人群中,有位中年妇女,名叫周秀芬,头上裹一条蓝绿相间的格子布巾,上身罩一件藏青色土布大襟褂子,下穿一条浆黑色裤子,脚蹬一双千层底条纹布鞋,鞋面上用麻线缝补了一块白布,背着一个装有行李的尿素袋,左手扯着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身后跟着一个十来岁的小女孩,小女孩手上又拽着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

周秀芬看看站台上的人都走的差不多了,便背转身去从裤腰内侧的口袋扯出一个烟盒大小的小布包,解开后取出两张火车票,对着电线杆上的灯泡,仔细看了一会,又把小布包重新塞进裤腰,用手反复摸了几摸,确认放的万无一失后,这才领着孩子们向出站口走去,边走边低下头交代道:“刘金,把包可提好了,咱一大家子可都指望着它呢。”

刘金仰头看了娘一眼,打着保票道:“放心吧娘,丢了我也不会把包丟掉的。”

    周秀芬又把头转向另一侧说道:“妮,拽紧你弟弟,千万别松手!

被周秀芬唤作“妮”的那个女孩,严格的说来是有姓无名,她爹姓刘,姓是变不了的,至于名呢,她就和她的家乡所有小女孩一样,在“妮”声中长大,“妮”,只不过是她们老家大人对女孩子们的统一称谓,如果在家排行老大,喊“大妮”, 排行老二,则喊“二妮”,以此类推。周秀芬也不例外,从小就是这样喊的,喊惯了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之处,那个被唤作“妮”的女孩,从小到大也是听着娘这样喊的,喊的人觉着亲切,被喊的人也觉着无比的温暖。鉴于风俗或说习惯,俺说书人权且就把那个小女孩称作“刘妮”吧,因为她的故事才是个开头,也便于诸君阅读此书时能分清谷子是谷子米是米。

周秀芬领着一家人来到出站口,把火车票递过去,女检票员问道:“同志,你们四口人怎么就两张票?

周秀芬陪着笑脸说,“她大姐,那两个孩子还小,不到买票的年龄。”

女检票员一脸的迷惘,问道:“同志,谁是她大姐?”

周秀芬觉得不对劲,忙改口,“同志,俺是说俺这两个孩子还小,不到买票的年龄。”

    女检票员向她解释,“同志,买票和年龄没关系,只要身高超过一米,都要买票的。”

周秀芬有不同的看法,“在徐州时就已量过身高了,这俩孩子离一米还差点。”

    女检票员分别看了刘金和刘银一眼,最后把目光落到刘金身上,说道:“那个小男孩就算了,这个小男孩身高估计超过了一米,得补票。”

    周秀芬一听说要补票,脸上忽拉一下子布满了阴云,愁眉苦脸道:“这样不妥吧,又没现成的尺子量,咋能说俺儿超过一米就超过一米了呢,这不是冤枉人吗。”

女检票员见多识广,并没被这话给难住,而是建议道:“这样吧同志,咱们到补票室去一量就知道了。”

女检票员看到出站的人只剩下这娘四个了,就锁了出站口的大门,领着她们走进了隔壁的补票室。

里面坐着一个二十郎当岁的小伙子,正叼着半截纸烟双脚搭在桌沿上,见她们进来,从鼻孔喷着烟雾问女检票员,“唐英,又逮了个逃票的?”

    唐英对他说,“还没确定,姬生,你给他量量身高,看到不到一米。”用手指了指刘金。

姬生把嘴上的烟头“噗”的一下吐到地上,不情愿的说,“量什么量,不用量了,我看他早就超过一米了,还是直接给他办理补票手续吧!”

    周秀芬犯起愁来,“不量咋能知道该不该买票,还是量过再补票,你说是吧同志。”

姬生见一个农村女人和自己叫上了板,瞪了她一眼,拿手指划着说“我说你们这些盲流,不好好在家种地,成天跑出来给人找麻烦,真是吃饱了撑的!”


 【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

作者简介:

 1.中国共产党党员。

 2.新疆作家协会会员。 

 3."哈密王研究小组"成员。

 4.1985年开始文学创作,迄今已出版长篇历史小说《回疆演义》、散文集《儿子娃娃新疆人》、志书《华电新疆公司志》编纂之一、60余篇作品被《丝路临眺》收录。著有长篇小说《60后的赤色年轮》(与人合作)、长篇抗战小说《中原匪婆抗战记》、微小说集《微小说作坊》、杂文集《夜雨烛灯录》、随笔录《醉侃水浒》、文献集《打捞西域》。

5.写作宣言:用文字组织语言,用语言编织文章,其乐无穷也。


【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原创】钟情小人书的日子 - 西域笔客 -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

  评论这张
 
阅读(215)|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