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

西域的雪花吻着这座小屋,是我挑灯熬油编织文字的战场,亲爱的博友,欢迎您来踩访。

 
 
 

日志

 
 

原创]党员李鸣放  

2011-06-30 20:58: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西域笔客

 

和三哥处朋友是三十多年前的事了,那时我们都住在一个家属院,两条南北土巷把一排排平房分割成了三个棋盘板块,我家和三哥家隔巷相望,他家门前有一行参天白杨,每到夏日午休时分,我们这些贪玩的孩子们,总会在白杨树下扎堆“扇烟盒”。三哥大我们几岁,有时也会搀和其中,融融自得,每当玩的尽兴之际,总有某一家的大人隔窗嗔怒一番,“不好好睡午觉,胡闹个啥”!这时三哥会把大手一挥,迅速领着我们逃离现场,去开劈另一片玩耍之地。

三哥在家行三,在他的生活圈子里,比他小且如我这般年龄的都称他为三哥,年长些的则唤他作三,久而久之,他的名儿便慢慢从人们的言谈中渐渐远去了,似乎不喊三或三哥就不亲切一样。

其实三哥是有官名的,姓李双字鸣放,1973年他和其他“知识青年”告别父母,去“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那天,当从巴里坤红山农场来的贫下中农代表手持花名册点到“李鸣放”时,只见三哥斗志昂扬般的回了声“到”后,便爬上了“解放”牌卡车,继而在红旗招展,锣鼓喧天之中告别了他的父老乡亲奔赴去了“广阔天地”。

   后来再想见到三哥已是及其奢侈的事了,他一年半载回来一趟,且都是神龙见尾不见首。再后来我家搬到了别处,我高中毕业后当了三年知青,第四年春上被招工去了兰新铁路。

1987年仲夏,当我怀揣一纸调令走进哈密二电厂(华电哈密的前身)时,三哥率先认出我来,只见他从人群中快步踱出,满脸惊喜的冲到我面前,当得知我亦过来上班后,不禁捉住我的腕子摇晃得足有十秒之久,兴奋得不可言表。寒暄后我才知,他在山北农村锻炼了五年,后来返城在一家电厂工作,哈密二电厂投产后,他作为技术骨干被调了过来。

三哥在通讯班工作,负责全厂的电话畅通,整天价钻管沟攀天梯硬是把一根根电话线梳理得井然有序,闲暇时我也去过他的总机房,每当看到那细如银发的一根根接线,总是一个晕字袭进脑海。三哥则不同了,他运用自如的娴熟技艺往往令我五体投地。

就这样三哥一直干到2005年,这一年他从工作岗位上退了下来,退了下来的三哥过得亦是悠然自得,在岗时顾不上把弄的长号,也从柜子里告别了寂寞难捱的岁月,其悠扬的曲调时在小区绿树青草间回荡……退管会的文艺舞台上,剧中革命者的形象被他塑造得栩栩如生……

忽一日,听朋友说三哥又去公司上班了,初时我很费解,直到谋了三哥的面后才知其中原委。原来公司要进行通讯设备的升级改造,他考虑到如此大的工程只有徒弟一人去做,肯定困难重重,为了尽快完成任务,不给公司造成额外的经济损失,疑然决定去助一臂之力,至于报酬什么的,压根不在他的考虑之列。用他的话说就是,只有企业效益好了,退休职工的日子才会更上一层楼,作为一名共产党员,给公司尽份义务,是理所应当的事。

认识三哥这么多年,我知道他的秉性原本如此,否则三哥就不是三哥了,他虽然极其普通,但骨子里总有一种共产党人的质地久储不挠,且随时都在升华之中。

我深为有这样的朋友而自豪,他是我人生路上的风向标!

 

 

 

  评论这张
 
阅读(292)|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