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

西域的雪花吻着这座小屋,是我挑灯熬油编织文字的战场,亲爱的博友,欢迎您来踩访。

 
 
 

日志

 
 

[原创]母亲的面条  

2011-05-08 10:52: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谨以此文献给2011年母亲节

 

 

文//西域笔客

 

虽然时下对面条的历史已无从查考,但我知道它是众多面食中最实惠的面食。早年间在中原一带,面条是穷人家的最爱,因把它下到锅里煮熟后,汤汤水水都会和它一起去扮演充饥的角色,不会浪费掉分毫,那原本空空如也盼着温饱的肚子,被二三碗面条一光顾,瞬间会变得意气风发斗志昂扬起来,花消不大的一顿饭也就随之谢幕了。如今说起它来,人们总会毫不吝啬的把其专利权拱手让给河南人,甚至还会美其名曰:河南面条。的确,做为一名地道的河南人,无论他闯荡到五岳三山还是四海五湖,也无论他时下的生活高低几许,总也忘不了这一口,当真的是情有独钟。

我的童年是在豫东黄河故道的沙滩上长大的,在我还没懂事时,父亲就怀惴着“盲流”的身份独自去了西安闯荡,在即将“呼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当口,天之垂怜,父亲被招工去了哈密电厂。之后的日子,母亲成了家中唯一的劳动力,每天随着猎猎招展的红旗东奔西跑挖沟修渠挣工分,我们兄妹几人总是手拉着手坐在自家的土墙前用饥饿的双眼搜索着路上的行人,一旦发现母亲的身影,就争先恐后跑过去,拽住母亲的衣衫边摇晃边大声嚷嚷着肚子饿。这时,母亲会把肩头的铁锹往墙上一竖,拍打着身上的沙土道:“中了,中了,给你们擀面条吃”!不大会工夫,一锅热气腾腾的面条就盛到了碗里,尽管是白水面条,一家人还是吃得眉开颜笑,别提有多高兴了。

有面条吃的时光总是美好的。然而,有一段日子,无论母亲怎样拼命挣那养家糊口的工分,家里的口粮总是不够吃。有一年刚出正月,我家的面缸就见底了,在我们兄妹把房前屋后的榆树叶拔光继而开始撕剥榆树皮充饥的时候,母亲从大队部里领回了救济粮------50斤红薯干面。

母亲体力超人,母亲那双布满老茧的双手更加超人。母亲把没有筋骨压根儿就擀不成面条的红薯干面用开水烫熟后,再加上些舂碎的榆树皮粉,把这两种不同分格的面掺和到一块擀成的面条下到锅里就不会断裂破碎变成糊糊了。待面条煮到九成熟时,往锅里撒上一把土盐,然后扔进一馍筐野菜,一顿乃至一天的饭就算做好了。在那一年青黄不接的茬口,那50斤红薯干面,母亲想着法儿让我们吃到了当年的麦收时节。

记得那一年开镰收割麦子的晌午,我们一群半大小子在村后的河里扎猛子戏水玩了个痛快淋漓。本家五叔击打着水面高兴的喊道:“终于能吃上白面条了”!我们也跟着狂喊起来,直喊得那黄河水泛起层层波浪,与我们欢雀起舞。

在生产队交过公粮卖罢余粮后,家家户户都分到了盼望已久的白面。那天,几乎家家都擀了面条,不约而同地聚到生产队门口那棵百年梧桐树下,直吃得是惊天动地,人欢马叫。

那天夜里,我躺在母亲的被窝里,搂着母亲的脖子问道:“娘,咱以后能天天吃上白面条吗”?母亲则轻轻的拍打着我的屁股哼起了豫东小调。在我童年的记忆中,像这一年的光景,似乎后来年年都要重复一遍。

现如今,在白面一统天下,不少人都在寻找杂粮欲补充一下久缺的维生素时,再想吃上一顿母亲擀的河南面条,已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了,除非要等到家庭某个成员过生日,母亲才肯显露一回身手。

面条,普普通通的面条,给予了我一生追忆不完的话题--------那从前的艰难岁月和今天的幸福生活。

 

 

  评论这张
 
阅读(321)|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