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

西域的雪花吻着这座小屋,是我挑灯熬油编织文字的战场,亲爱的博友,欢迎您来踩访。

 
 
 

日志

 
 

[原创]邂逅发糕  

2011-04-09 18:52: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西域笔客

 

某日,参加一同好生日宴会,席间,服务生端来一盘金黄色的苞谷面发糕,众视之,皆纷纷喝彩,继而竞相食之,赞不绝口。我也取了一块,细细地品尝着这久违了的面食,不觉间忆起了三十年前的那段岁月。

那时候,国家对城镇居民的口粮实行的是配给制,市民们只能每月拿着“粮油供应证”到指定的供应站去排队购买杂粮和细粮。杂粮就是苞谷面,细粮则为八五白面。每人每月三十几斤的定量中,细粮所占的比例是屈指可数的,曾有人戏谑地说如今的中老年人多为大腹便便,都是那阵子让苞谷面给“闹”的。

也难怪,人们长年累月以苞谷面为主打食物,每天早饭都要喝上几大碗苞谷面糊糊,然后再走出家门去“抓革命促生产”。肚子里没有油水,单靠“稀汤刮拉水”去撑,能不留下“后遗症”吗?当时,人人都充满着对大米白面鸡鸭鱼肉的渴望,渴望之余倒也创造出了苞谷面“食用文化”。

发糕就是那个年代被逼出来的“发明物”。它是把苞谷面发酵后放在锅中蒸成。蒸熟的发糕厚约两寸,呈金黄色,用刀切成块状即可食之。味以甜为佳,经济条件好一些的家庭则在和面时放上点白糖,而子女多收入又微薄的单职工家庭大多以糖精说事。放糖精可以省去不少的开支,因为花上块儿八角买来的糖精贮存在罐头瓶里能用上大半年。当时,我家兄弟姐妹多,靠父亲一个月三十二块钱的收入过生活,对于发糕里放白糖,那是连想都不敢想的事。

吃发糕度日子的那些岁月,总盼着秋天能早早到来。每每到了秋季,葫芦瓜长老的时候,单位副业队的菜地里总会挤满买老葫芦瓜的人群。人们把两分钱一公斤的老葫芦瓜买回家,在锅中蒸熟后揉和到苞谷面里再蒸发糕,因老葫芦瓜本身有甜性,这样可以免去因放糖精失准而带来的苦涩感。

那时的我们,在无奈的日子里天天吃发糕,心中曾有过无数次这样的念想:啥时能摆脱杂粮而天天吃上大米白面那真是生活在了天堂。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后,农民兄弟成了土地的主人,他们用勤劳的双手换来了丰收的年景,随即带来了城乡饮食结构的突变,使我们这些不种田的城里人终于摆脱了那条单一的杂粮轨道,开始向多元化的饮食方式飞跃。

现如今,苞谷面发糕已成为今天生活中的“稀有”食物,偶尔相逢一回,总要雀跃一番。对于陪伴了我们这一代人成长历程的苞谷面发糕,更多的是人们在它那里找到了多年来失去的一种记忆,一种苦涩而又甜蜜的儿时影像,找到了它,未来的里程就多了份坚强的元素,起码我是这样想的。

 

 

  评论这张
 
阅读(304)| 评论(4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