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

西域的雪花吻着这座小屋,是我挑灯熬油编织文字的战场,亲爱的博友,欢迎您来踩访。

 
 
 

日志

 
 

【原创】有个维吾尔汉子叫吐猛  

2011-04-03 10:08: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西域笔客

 

每次走进菜市场的牛羊肉摊位前,总会想起和我只有一面之交的一位叫吐猛的维吾尔中年汉子。

十年前的一个傍晚,餐厅收银员接到一个订座电话,对方说承包的一个小活业已竣工,要请手下人吃个便饭答谢一下,强调“羊肉焖饼子”、“大盆手抓肉”不可少,其它的到时再点,并言一小时后过来。收银员通知后堂不久,配菜师傅却走到我面前嗫嚅地道:“对不起老板,我早晨列单买菜时把羊肉给漏了”。我听后那个气真不亚于看罢一场国足比赛,很是发了一顿火。

看看天色已晚,我抱着碰碰运气的想法骑着摩托车到了菜市场。还好,影影绰绰中看见一位卖肉的正在收拾摊位准备离开。我驱车到了他面前,看到摊位上放着几扇肋条,询问道:“腰尔达西,把剩下的肉全部卖给我,便宜点”。卖肉的是一位维吾尔中年汉子,一副笑眯眯的样子,听了我问话,知道是正儿八经的买主,就说:“海买斯买完,可以便宜”。并报了价。我听后掂量了一下觉得还算合理,就成交了。他把肉放到秤上,打亮打火机,招呼我一块看秤,并迅速报出了钱数。我听后在伸手向口袋掏钱的一瞬间,愣住了。原来出门时过于匆忙竟忘了带钱,我尴尬地向他做解释,并抱着一线希望问道:“我是xx餐厅的,给你打个欠条行不行?明天一早就把钱送过来”。他听后低头摆弄了几下袋中的羊肉,冲我道:“儿子娃娃,都是哈密人,信你”!我千恩万谢说了一大堆感激的话后,才知道他的名字叫吐猛。

那晚总算没耽误客人的饭局。

数日后,当我审查配菜师傅所列的购货单时,看到上面列着羊肉一项,忽地想起欠吐猛的羊肉钱还没有还,就暗暗骂起了自己这个善忘不记事的脑瓜下,并用巴掌狠狠教训了一通,这才决定要立马去找吐猛还钱。在去菜市场的路上,我想出了若干个让吐猛原谅的理由,并做好了要挨一顿臭骂的心理准备。

到了菜市场后,我绕着牛羊肉摊位走了好几圈,也没有见到吐猛的踪影,就问一位卖肉的维吾尔老者,得到的回答是:“吐猛昨天和朋友一块去口里卖烤肉串去了”。我闻言,心里顿时生出一种负责感。想人家吐猛如此信任我,把肉赊给我这个不相识的人,而我却在不经意间悔了约,伤害了他的感情。想到这,就向那位维吾尔老者问吐猛的住所,好把欠款还给他的家人。老者对我说道:“到了回城,一问就知道了”。

找到吐猛的家一点也不难,是一位小巴郎给我引的路。吐猛的妻子叫古丽,得知我的来意后非但没有怪罪,反而很热情地把我让到葡萄架下的小方桌旁坐下,并倒了一杯浓浓的奶茶。在回家的路上,我思前想后,甚是内疚万分,想想吐猛在离开哈密时,完全有理由到餐厅把我指责一通,甚至大骂一顿索回欠款,但他没有这样做。

是啊,在这个市场经济的大环境里,人与人、民族与民族之间不正需要这种相互理解、信任和宽容吗?

 

  评论这张
 
阅读(291)|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