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

西域的雪花吻着这座小屋,是我挑灯熬油编织文字的战场,亲爱的博友,欢迎您来踩访。

 
 
 

日志

 
 

[原创] 闲说《水浒》之十四: 林冲的悲剧  

2011-02-24 23:14: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西域笔客

 

 

古往今来,但凡是个健全的男人,只要发现自己的妻子在光天化日之下的街头被人调戏,大都会怒吼一声冲上前去对流氓施以拳脚,致使流氓抱头鼠窜方才了事,即便是不敌对手之力,也会发飙一通在气场上占个优势,来展示一下大丈夫的威严,此举,是为男人的天职所在。

然,同样的事情发生在林冲身上则变了味道,在“花和尚倒拔垂杨柳,豹子头误入白虎堂”一回中,这个身为东京八十万禁军教头,且相当于现在的北京卫戍部队教官的林冲,见自己的娘子在五岳楼下被高太尉螟蛉之子高衙内当众调戏,“林冲把高衙内板将过来,却认得是本管高衙内,先自手软了。”于是乎,高衙内哼着河南梆子凯旋回府,林冲则像只落汤鸡一样狼狈不堪的僵挺在五岳楼下,吃着路人送给的一个个白眼。

倒是鲁智深知道了这事,提着铁禅杖,引着二三十个破落户前来见义勇为,要追过去把高衙内劈个三百禅杖,不料却被林冲好言相劝回了大相国寺。

不知诸位看到这里当如何想,反正俺每每读到这一回都犯糊涂,到底谁家娘子遭人调戏了?便自觉或不自觉的对林冲后来的被逼上梁山没了丝毫的同情,总是掩卷嗤之以鼻:真是个势力走兽,这厮遭此凌辱活该!

林冲的悲剧,是他自身蛆生,怨不得别人,他太看重了地位和权势,在地位和权势面前,他骨子里的那点阳则也被阴柔走了,他深知,倘若当时对高衙内不敬,事后定吃高俅老儿的小鞋,说不定自己头上的乌纱亦会被摘除,就是缘于这一层关系,才使得他的悲剧一步步走向深渊而窝囊了一生,什么正义了、社会责任了以及做人的底线全都抛了个一干二净。

还好,他因此落草做“好汉”去了,若是还在那个位置上做缩头乌龟,不定会成为助纣为虐的帮凶!

 

 

  评论这张
 
阅读(244)|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