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

西域的雪花吻着这座小屋,是我挑灯熬油编织文字的战场,亲爱的博友,欢迎您来踩访。

 
 
 

日志

 
 

[原创]年事琐忆  

2011-01-28 09:41: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上世纪六十年代的最后一个大年是公历2月17日,那天的阳光格外灿烂,不到六点就把豫东平原粉饰得焕然一新,同时穿过窗棂把我家西屋也映照的无比亮堂,那一刻我躺在娘的怀里早已醒来,听着从黄河北岸传来的零星炮竹声,就问娘: “娘,河那边的人家都开始放炮了,咱啥时起床”?娘没吭声,只是把我往怀里揽了揽。

我肚子里开始发出有节奏的骨碌声,忍不住对娘道:“娘,我饿”!娘哄我道:“人是一盘磨,睡着了不渴也不锇,睡吧乖”!

我睡不着,犹如被子上有千万个蒺藜在猛刺我身,就在娘的怀里像泥鳅一样翻来覆去折腾不休,娘见状,伸手在我屁股上轻轻拂了一巴掌,生气地道:“别闹了,再闹让山猫把你叼走”!虽然没见过山猫是啥样子的,但它却是我孩提时最害怕的神兽,当听到娘说起山猫,我就老实了下来。

过了不大会儿,便听到娘低声抽泣起来,我闹不明白发生了啥事,莫非真的是我惹娘伤心至此,就对娘道:“娘,您别哭了,我一点都不饿,咱们还是睡吧”。娘把我背后的被子掖了掖,口中喃声道:“我的乖,等恁爹回来让他给你买糖吃”!

说实话,我那时对爹的印象只是停留在概念之上,知道爹是在离家很远很远一个叫哈密的电厂工作,也许我更小的时侯见过爹,也许我更小的时侯被爹抱过,但由于是混沌期已寻不到一点印迹,在其后一段很长的时间内,或说直到后来真正见了爹的面,脑海里都是把爹和糖捆绑在一起,爹是糖,一定很甜很甜。

临近中午头上,生产队的钟声倏地响了起来,只听小队长通过铁皮话筒大声叫道:“各家都别睡了,快拿碗来队部领饺子,大人三小孩两,来晚了领不上别怨人”!

从那一刻起,全村开始沸腾起来,真正意义上的年才算降临了!

那一年我七岁,是我迄今为止影影绰绰能记得地第一个大年的景象。

 

                                                                                         二

 

1977年的春节是敲着鼓点到来的,因祸害百姓达十年之久的“四人帮”在数月前被彻底粉碎,引得神州大地欢腾声经久不息,父亲所在的电厂破例搞了一次职工福利,给每人发放了一张两公斤的肉票,无形之中家家户户可以在大年初一能吃上肉馅的饺子了。

腊月三十那天,父亲准备去食品供应站领肉,我闹着也要去,父亲说:“大冷的天你在家等着好了,到时少不了你吃的”。我不从,哼唧着要去,父亲见执拗不过,只好随了我愿。

当时哈密市区的肉铺只有大十字一家,位于解放东路花果山一带,当我和父亲一路小跑赶到时,前面已排成了一条长龙,约莫在雪地上排了两个多钟头,眼看就要到店铺门口时,父亲高兴着故意逗我:“冷不冷?要是受不了你就先回去”。我盯着屋子里摆放着的那一扇扇可爱无比的大肉,喜着嘴坚定地道:“冷啥冷,不冷”!

终于排到了水泥柜台前,父亲小心翼翼地把肉票双手递给售货员,满脸挂着笑容道:“同志,多给砍点肥的”。那个售货员大叔也真好,专意挑了半扇肥肉,一刀下去,往秤上一挂,不多不少整四斤,然后用刀尖在肉皮上戳了个洞,取了一截麻绳往上一穿,旋即打了个扣,递给我父亲道:“老哥,快带孩子回家解馋去吧”!当时父亲连连点头,口中不停的道谢,脸上喜不自胜的表情,令我至今难忘,那模样绝不亚于今天的人们中了500万的神采。

 

                                                                                    三

 

09年的腊八粥好是爽口,喝得我精神倍增,不停地大夸妻的手艺,妻见状,得意地道:“当初我买紫砂煲的时候你还反对,现在知道它的好处了吧”。我忙点头称是,并声称今后要坚定不移地支持她的“营养式用餐法”。

当我穷尽所能吹捧了一通后,对妻道:“喝罢腊八粥,眼看着就到年关,今年都操扯些啥,还望你早日定夺”。妻闻言,一推二六五道:“我也不知道操扯些啥,等晚上吃了饭给闺女打个电话问问她吧”!

闺女是08年考上云南大学的,从大西北到大西南,猛可里多了些千山万水阻隔,起初妻还有些不适应,三天两头电话摇控不断,我便劝她:“一学期就几个月的事很快就会过去,等过年她会放假回来的。”劝了N多次,妻才慢慢缓冲下来。

晚上,看过焦点访谈,妻就急不可耐地拨通了闺女的电话,我则踱进书房打开电脑登陆上了博客,大约过了二十分钟,当我听到通话结束后,便隔屋问妻:“商量的咋样?”

妻在客厅大声的回道:“你闺女说了,随便”!

我听后失笑道:“假以时日我若经商,一定注册一款‘随便’牌商品,以此来满足你们这些‘过厌了好日子’的人”!

 

 

  评论这张
 
阅读(209)|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