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

西域的雪花吻着这座小屋,是我挑灯熬油编织文字的战场,亲爱的博友,欢迎您来踩访。

 
 
 

日志

 
 

原创时空小说《绑票》69.吕布善得了枚“大东亚共荣勋章”  

2010-10-04 23:28: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却说吕布善施完家法后,吕豹怒冲冲回到自己屋里,往床上一倒,独自生起了闷气,不料这气越生越大,不大会就气得和个吹猪的一样,心中开始埋怨起他爹来了:爹呀爹,打小你就不待见俺,时时打压俺,无论俺咋样为吕家尽力办事,就是得不到你的一个好脸,这都不说,今天你竟然在全家人和下人面前办俺的难堪,这让俺今后还咋样做人,你真是老糊涂了你,当初要不是你极力反对俺和番妮好,也没有后来俺和顾婆联手骗你的事,这都是被你逼出来的!气到最后,就气出了要离开这个家的念头,离开这个家到哪里去安脚呢?思来想去,决定要去水寨投奔番妮,但又一想:人家番妮刚死了丈夫,肯定把气都撒到了吕家人身上,我这一去弄不好会被大卸八块!对了,韩三这小子不是还在水寨里关着么,也不知他供出如意的下落没有,如果没供出来,正好把他偷出来,逼他交出如意,如此一来,投奔番妮也有了见面礼,说不定会让我入伙,要真这样,也能和她天天厮守在一起了,即便做不成夫妻,天天看着她也心满意足了。想到这里,急忙从床下拉出藏钱的箱子,把银元塞满了大小口袋,草草的留了一张字条,上云:家里容不下我,俺也就不招爹烦了。一跺脚一使狠,愤然走了。

挨黑时节,高巧枝从丫鬟春喜口中得知吕豹离家出走的事后,伸手撕住她的腮帮子,恶狠狠的骂道:“你这个该死的小溅人,少爷出走这么大的事,为啥不早点来报,现在都快喝汤了,才想起来说,你凭时是咋样照顾你少爷的,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春喜哭着申辩道:“大奶奶,俺白天被抓差去顶替顾婆照看活枕头去了,是刚才打扫四少爷房间时才看到的书信,看见后没敢停留,就跑着见您来了。”

高巧枝打发走春喜,对吕布善道:“老爷,您还是派人出去把四找回来吧,这兵荒马乱的要是万一有个闪失可咋办嘛。”

吕布善也动了气,两眼一瞪不见了黑眼珠,吊着脸道:“这孩子就是被你从小惯坏的,我只是拿顾婆敲打敲打他,可他好,跟他爹还较上劲了,出走就出走吧,等他在外面没吃没喝受够了罪,自然就会回来。”

高巧枝见再说也是徒劳,就去了里屋独自抹泪去了。

一夜无话。次日一大早,吕才急忙火燎的跑到他爹床前,欣喜若狂地道:“爹,喜事来了,天大的喜事!”

此刻,吕布善正偎在张嫂怀里吃奶,听说有喜事,吐出奶头,好奇的问道:“喜从何来?”

吕才急不可耐地道:“爹呀,麻风太狼司令官听说咱把匪首九碗饭给打死了,您还在战斗中光荣的负了伤,决定给您老颁发‘大东亚共荣勋章’,并让缸村哑男小队长代表他亲自来咱家授勋。”

吕布善听得两眼直放绿光,也忘了腿断的事,一骨碌从床上坐起来,顿时感到那腿生痛生痛的直往心里钻,稍停了一会,等疼痛渐消了一些后,喜着嘴问道:“太君在电话那头说了没有,他们啥时来?”

吕才忙应道:“刚才麻风太狼司令官说了,缸村哑男小队长已经从县城出发,他们是坐车来的,估计不时就会到。”

吕布善听到缸村哑男已在来天庙的路上,头上的汗一下子急了出来,慌张地道:“你看看,你看看,这么大的事太君也不提前招呼一声,让咱有个准备,这下可如何是好?”

吕才嘻嘻-笑道:“爹,我已让贵来安排去了,您老就等着授勋吧。”

吕布善这才笑眯着眼睛提醒道:“才儿,这是咱吕家有史以来最大的荣耀,快令手下人挨着庄子敲锣打鼓,通知佃户们都来欢迎太君。”

吕才遵命去了。

日头正南的时侯,两辆卡车分别装着二十余个荷枪实弹的鬼子兵在朱大发的陪同下来到了天庙,缸村哑男一下车,就被吕才的皇协军和数百人的佃户打着小旗夹道欢迎起来,不禁咂着嘴道:“#####,###########,#########!”

朱大发附和道:“太君说的是,大东亚百姓热情,天庙的良民更热情。”

吕布善坐在轮椅上,笑谓缸村哑男道:“太君大驾光临,真令天庙寸草生辉!”

朱大发对缸村哑男翻译道:“######,########!”

缸村哑男向吕布善贺喜道:“#######‘######’,#################,##############!”

朱大发对吕布善翻译道:“恭贺吕会长荣获‘大东共荣勋章’,还望你一如既往的对大东共荣尽心尽力,不要辜负了天皇陛下对你的厚爱!”

缸村哑男在吕才的引领下登上土台,从朱大发手中接过“大东亚共荣勋章”,宣道:“##########。”

朱大发对吕布善翻译道:“请吕会长上台接受授勋。”

吕布善被四个皇协军抬上了授勋台,缸村哑男向他敬了一个军礼,俯身把勋章挂在了他的胸前。

吕布善看着耀眼的“大东亚共荣勋章”,喜极而泣的高声喊道:“天皇陛下万岁!”

一时间,台下锣鼓喧天,鞭炮齐鸣,佃户们摇着膏药旗齐声高呼:“天皇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分割线++++++++++++++++++++++++++++++

欢迎朋友来网易论坛新疆版发帖玩耍:http://bbs.local.163.com/list/localxj.html

  评论这张
 
阅读(331)|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