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

西域的雪花吻着这座小屋,是我挑灯熬油编织文字的战场,亲爱的博友,欢迎您来踩访。

 
 
 

日志

 
 

【蟾宫折桂】有首童谣至今难忘  

2010-09-22 11:22: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月亮之上本无万物生灵的惠顾,是人类赋予了她生命,才有了如此众多的关于嫦娥、吴刚、玉兔乖乖的美好传说,以至云南版的【蟾宫折桂】门前,有关圆月的故事犹如金鲤攻龙门一般,纷至沓来,一时车马纷纷,人声鼎沸,好不热闹。
  故事是由会编织文字的人或挥动想象或苦思觅想间不拘一格搦管而成,故事的延续则是依傍网络的力量去打造,这是当下时代无穷的创举,而在民间,确切些说,在没有光一样传播的网络和纸媒还局限在极少数人的年代里,童谣的力量大过“人定胜天”的豪言壮语。
  记得孩提时,黄河故道南岸除了迎风招展的红旗下社员们改天换地的劳动场景外,余下的就是我们这些半大小子们的世界了,我们个个赤裸着耀眼的身躯在浅水滩里摸鱼捉虾,玩够了,就戏着水到北岸鲁南人的村子里去寻找那些半大孩子,并嘶吼着嗓门要和他们到河水里去比高低,闹腾起来就忘了时辰,往往浑天地黑方才回家,有时碰到得胜的时侯,便会用巴掌拍打着自家的屁股,一蹦一跳的折返回村,间或还要高唱起哥姐们传下来的童谣:
  月门地,
  圆又圆,
  里面住着刘胡兰。
  刘胡兰,
  十三岁,
  参加革命妇救会。
  拿着枪,
  扛着炮,
  打得敌人哇哇叫!
  关于月亮与刘胡兰的童谣,在那片土地上还有若干个版本,今仅记得此一首,其它的已从脑海里无法再搜索出来,好在圆月总会在望日出现,就不怕那失去的记忆不会重现,话说将回来,只要刘胡兰的童谣永伫心间,哪怕是在朔日还是晦日的无月之夜,把她重温一遍,亦能想起那个年代以及那个年代曾有一位如花似玉的少女为了她的信仰而不惜把头颅放到锄刀上都不反悔的去追寻她的太阳或说是月亮。
  或许有一天,望日再次来临的时侯,圆月会赋予她新的传说,我们乃至我们的后人不但会想起嫦娥、吴刚、玉兔,还会想起刘胡兰这个不朽的名字,把手中的桂花儿月饼抛向悬月,与她们共享。
  或许有一天,中国人真的登上了月球,新的童谣定会应运而生,想必那童谣也会一代代流传下去,好比人世间不息的生命一样。
  评论这张
 
阅读(226)|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