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

西域的雪花吻着这座小屋,是我挑灯熬油编织文字的战场,亲爱的博友,欢迎您来踩访。

 
 
 

日志

 
 

原创小说《绑票》11. 短路人的闷棍从脑后袭来  

2010-06-06 10:53: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九碗饭和番妮确实要去当土匪。

当土匪也不是那么简单说当就能当得上的,据说入伙之前得有一个土匪做中间人向土匪头子引荐,或者入伙人和土匪窝里的某个土匪沾亲带故慕名去投奔,再一个就是杀了人越了货被四海张贴告示通缉,把你收留下来后,还得经过一连串的考察,最后确认无误后,土匪头子才信得过你,正式把你纳入匪窝,要不若是官兵派来踩点的细作,那土匪们可就大倒血霉了!所以说行有行规,土匪这一行也不例外。

“我说有草哥,咱两这样冒冒失失的去黄河水寨,人家马王爷能要咱们吗?”番妮嘴里的有草哥,不是别人,正是九碗饭的大名。

说这九碗饭,本姓杨,爹娘把他生下以后,考虑到自家的杨姓和羊同音,为求得儿子将来能过上好日子而不至于挨饿受冻,就给他起了杨有草这个官名。

等到杨有草长大以后,不管怎样的下苦卖力,草总是有上顿没下顿的不够吃,到头来还是一个穷字伴身。

在杨有草十八岁那年,他爹得痨病撒手归西后,因无钱收敛,就把家中仅有的那条破鱼船拆吧拆吧改成了棺材,才算是把他爹送到南北坑给入了土。

没多久,吕布善看杨有草有一身蛮力也挺实在的,就把他招到门下做了个管吃管喝不给工钱的家丁。

据说杨有草来到吕家的头一顿饭,这小子一口气吃了九碗面条,并拍着鼓涨的肚皮大声吆喝道:“这面条真好吃,俺还能再吃两碗!”

家丁头目福来怕出人命,就哄他道:“不能再吃了,再吃就超出吕老爷给定的量了。”

杨有草问道:“超了量还罚不成?”

福来有鼻子有眼的道:“那是当然,不过罚是小事,关键是三天不让睡觉。”

杨有草一听,只好作罢。

从那时起,杨有草也就落下了九碗饭这个响亮的称号,而他的官名也渐渐被人们所遗忘,如今也只有番妮能记起他的名号了。

却说九碗饭正埋头走着路,忽听得番妮相问,就胸有成竹地道:“妹子,你就请好吧,马王爷肯定要咱俩。”

“你就这么有把握?”

“哥啥时干过没有把握的事?”

“俺信你这一回。”

“到了这个份上,不信也不中了!”

“俺算是上了贼船了,这百十来斤就交给你打发去吧,死活也不管了。”

“后悔不?后悔还来得及下船。”

“后悔也不下!”

二人边走边拉着呱,不知内情的人还真以为小媳妇带着姑爷回门呢,哪里知道这是结伴去当土匪。

“妹子,俺去当土匪这个事,事先并没对你说,你是咋知道的这么清楚,还踩着点子追来了?”

“你以为你啥事都瞒着俺不让俺知道,俺就真的不知道了?”

“是三姨太给你告的密吧。”

“就她?”

“不是她能会是谁?”

“她恐怕到现在还不知道盐从哪咸醋从哪酸呢!”

“那能是谁?”

“知不道了吧!”

“难猜!”

“说给你吧,是吕家二少爷。”

“是吕郎?”

“是他。”

“你不说俺还真想不到他身上。”

九碗饭虽说在福来手下听使唤,但对吕家那点事还是知道些猫影,更深一层的,他却胡拉不清了。

九碗饭正暗自想着吕郎为啥要这样做时,却听番妮问道:“我说有草哥,你在吕家好端端的当着家丁,咋忽啦一下子非得去当土匪呢?”

“这事说起来话长,以后你自然会明了的。”

“还机密的不行,连俺都瞒着?”

“不是想瞒你,怕说出来吓着你。”

“俺是泥捏的?”

“不是。”

“不是,咋不敢对俺说?”

“好吧,说给你就是了。”

九碗饭正要往下说,忽觉得背后一阵冷风扑脑而来,口里道声“不好!”忙把番妮推出数丈开外。

 

 

 

 

  评论这张
 
阅读(725)| 评论(4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