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

西域的雪花吻着这座小屋,是我挑灯熬油编织文字的战场,亲爱的博友,欢迎您来踩访。

 
 
 

日志

 
 

原创小说《绑票》09. 紫藤树下的谋算  

2010-06-03 22:09: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起沙土岗子,天庙有两处,分别坐落在天庙一东一西的黄河堤岸上,也就是堤南人所说的滩上,它是由长年的风沙吹积而成,形如两座小山包,岗子上爬满了紫藤树,因这种树属于藤本植物,纵使风沙再大,它的枝蔓犹如水涨船高,要想把它埋没,那是比登天还难,除此之外,每年的春上,它所绽发出的犹如杨槐花一般大小的紫色花串串,还是穷人家的最爱,把它拌上棒子面蒸着吃或是打汤喝,都是上等的菜肴,所以紫藤树不但起着防沙护堤的盾牌作用,它的花还是人们餐桌上的一道美味,故而在这一带非常的受宠,当然了,穷人家要想采摘到它,还得等到天黑没人时才敢下手,因为这些花串串姓吕,一旦被吕家的人发现了,轻则挨骂,重则吃打。

吕豹来到东沙土岗子的时侯,见吕郎正坐在一棵紫藤树下独自饮酒,就上前搭话道:“二哥,您好兴致。”

“在这等你,感觉有点冷,就喝两口暖暖身子。”

“二哥,我看您刚才在娘那神神秘秘的暗示我到这来,到底有啥事说?”

“其实也没啥事。”

“没啥事您让俺到这干啥?陪您一起受冻?”

“喝两口不?”

“算了吧二哥,您也知道我的量,一喝就刹不住车,还是你自已喝吧。”

“那我就不让你了。”

“二哥您别光顾了喝酒,有事您就说嘛。”

“说可以,你得应了我一个条件。”

“啥事还搞的这么复杂,您就说嘛。”

“要不还是算了。”

“中中中,啥条件?您说吧,俺应下不就得啦!”

“待会听了我的话,不许胡来!”

“就这?”

“就这。”

“我当是啥上刀山下火海的条件呢,就这么点事,管!俺答应您就是了!”

吕郎把酒葫芦往裤腰上一塞,盯着吕豹问道:“老四,我来问你,番妮是谁房里的丫?”

“这还用问?是三娘房里的呀!”

“我再来问你,你这么上心番妮,三娘难道不知情吗?”

“全家人都知道,想必她也知道。”

“这就对了,她既然知道你非番妮不娶,那么她又为啥把番妮给放了?”

“番妮是她放走的?”

“咱家的院墙丈八高,不是她放走的,难道是番妮生了翅膀自个儿飞出去的?”

“这事福来咋不挡住?”

“福来只不过是一个家丁,他怎能拦得住三娘做事?打死他他也不敢得事得咱爹的最爱。”

“怨不得福来清起来不听我的话,让他去追他也不追,等会看我咋样收拾他!”

“又来了不是?你要想胡闹,我也不给你说后面的事了!”

“二哥,俺听您的,不胡闹!”

“这就是了!”

“说吧二哥!”

“想不想报这夺爱之仇?”

“想!”

“去年咱家被马王爷打劫过后,县上的那个保安队长郭德财

来到咱家说要加强地方治安,答应卖给十条汉阳造,可后来又不卖了,你知道这里面的弯拐吗?”

 “不知道!”

 “他是看上了三娘,要用三娘交换,咱爹不应允,所以枪的事就拉倒了。”

“二哥,俺咋越听越犯迷了。”

“今年咱家又出了两个土匪,想必过不了正月,郭队长就会带人来查办。”

“来了又怎样?”

“到时只需……”

“这样妥吗?”

“怎么不妥!”

“把爹撇开不说,要是让娘知道了,她也会觉得丢咱吕家的人,到时非得把咱两打死不成!”

“娘那面你大可不必考虑这么多,你想,这事若办成了,也省得咱娘守活寡了,这叫为子的尽孝心,另一说你也报了‘夺妻’之恨,这叫做一箭双雕,何乐而不为呢?”

“……”

“怎么?怕了?”

“怕?我吕老四怕过谁!为了咱娘和番妮,我豁出去了!”

 

 

  评论这张
 
阅读(954)| 评论(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