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

西域的雪花吻着这座小屋,是我挑灯熬油编织文字的战场,亲爱的博友,欢迎您来踩访。

 
 
 

日志

 
 

原创小说《绑票》20.偶生在豫东平原,长在东天下脚下  

2010-06-18 00:47: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由于这部连载小说是在偶的博客里和加入的圈子及论坛同步发帖,背景是以豫东平原为依托,内里牵扯到一些旧时的地名,故尔有好友不时留言相问今为何名,还有的博友说,你一个新疆人怎的为河南人做起了免费广告,对于这些疑问,偶现在决意把郭德财和快嘴姐的那点事暂且搁到下一章表诉,以此先把这些问题澄清,在行切入正题。

     好友“河南人咋了”留言:笔客兄,建国前的河南省会在开封,因开封的昵称为“汴”,当年的河南是不是用 “汴”称谓而不是用“豫”称谓的?

     回复:多谢老弟关注拙文,笔客不胜感激!据我所知,河南似乎没用过“汴”这个称谓。

     博友“娘家人特多”留言:晕~~~~西域笔客真有才,给河南造了座“归德府”假城,经国务院审批了吗!

     回复:莫晕,偶不会造假,“归德府”实是商丘的旧称。

     博友“中州人在他乡”留言:新疆人真仗义,肯为俺河南人著书立说,先鼓个掌再坐下慢慢品读!

 回复:嘿嘿!偶其实是生在豫东平原,长在东天下脚下!不信,有一篇旧作《迁徙》为证:

     听老辈人讲,四十年前那场罕见的自然灾害,犹如旋风般横扫豫东平原后,持续了三载方休,把百姓折腾的那个苦,让人永难忘却!就在那么一个不尽如人意的年月里,我偏偏凑热闹来到了这个世上。初时,娘无有乳汁奶我,百般愁苦时,幸得本家一位三奶奶对我娘道:“拿盐水充饥,定能度过此关。”娘信之言,果然天天如法炮制,虽乳汁没有泉般涌现,但也够用,以至没让我这个生不逢时的小子夭折。

好在那场梦魇般的光景不长,当人们还余悸未消,时时忆起它念道一番时,我已能光着腚到黄河故道里去摸鱼捉虾了,且整天价伙同着一般大小的村童,戏着水到北岸鲁南人的村子里去寻找那些半大孩子,并嘶吼着嗓门要和人家到河水里去比高低,玩闹起来就忘了时辰,往往昏天地黑方才回家。

忽一日,娘望着我佯装嗔怒地道:“我的乖儿,你这样野,为娘的如何管得了你,倘若有个闪失,等你爹回来,俺如何向他交待!”我知娘又是想爹了,就扯着娘的衣角,撒娇地道:“娘,您如此放心不下俺,何不带着俺姊们几个去哈密找爹去?”这样的话语,已不知重复了多少回,娘也听贯不怪,只是在我的小腚上轻轻拂上一把,回嗔作喜地道:“就知贫嘴,玩你的去吧!”那时节,我影影绰绰才然知道,爹是在离家很远很远一个叫哈密的地方工作,月工资不及三十块钱,且每月从中省出半数,寄回来养活我们一家老小。倘若爹某一月把钱迟寄,娘就得到毗邻去说破口舌,借上几碗红薯干面,然后再眼巴巴的盼着邮递员进村。因家中少了爹在,缺少劳力挣工分,光靠娘一人硬撑,且我们姊们四个尚小,拿不了锄头,故在村子里数挣工分最少的一户,只有靠爹每月寄钱籴粮,方能捱日。

斗转星移,不觉间,我已从一个混沌的孩童,成了我们大队“幸福学校”的一名红小兵。当时,学校虽是由贫下中农来管理,然而,从各村抽调来的老师们,还是很用心来教育我们这些孩子的。“啊、喔、鹅、衣、乌、迂……一一得一、一二得二……”这些启蒙知识,就是在黄河大堤上的一座四面透风的教室里,耳畔响彻着黄河的浊浪声,跟着陈留存老师学会的。

     在“四人帮”被粉碎不久,拎着一个“北京”牌黑色提包,突然回到家中,冲娘喜道:“我这次回来,是要把你们娘几个接到哈密!”一时间,全家人如过年般兴奋不已,左邻右舍的大爷大娘叔叔婶婶们闻讯,纷纷登门恭贺,就从包里掏出一把把糖果,分散给他们。

     不几日,娘就把家里料理完毕,一家老小就这样随着我坐上了西去的火车,到了这座早已如雷贯耳,但至今方见尊容的哈密城。

     头回进城,且又在城里安了家,做了名副其实的城里人,心里自然是无比的开心。记得那日,从旦幕时分,的同事就络绎不绝的来看望我们,待到夜半,才陆续离开。我们一家人围着火炉,吃着的同事们送来的哈密瓜,弟问道:“,哈密有啥好玩的地方?有黄河吗?”爹闻言,伸手捋了一下弟的“八十                                                                                                                                                                                                                                                                                                                                                                                                                                                                                                                                                                                                                                                                                                                                                                                                                                                                                                                    

毛”,责怪道:“在口里书是咋读的,这儿哪来的黄河!”我插言道:“,既然没有黄河,那哈密都有些啥?”言道:“有天山,有坎尔井,有哈密王。”我复问道:“,哈密王是谁?他是干啥的?”解释道:“哈密王是哈密九位王爷的总称,他们都为国家的统一立了大功,故受到后人的赞扬,都是些了不起的人物!”弟不知所以,含着一口的哈密瓜汁道:“,那哈密王还都在吗?他们住在啥地方?”微笑着道:“世代哈密王业已做古,如今均在王陵安寝。”此刻,娘在一旁道:“坐了三、四天的火车,都累的不得了,有话等过明再说吧!”

自那天起,哈密成了我的第二故乡。

哈哈,该回复的帖子回复了,自己奖励自己一回,喝杯酒去!噢,对了各位,您也来喝杯吧,偶请客!喝完了请你继续关注下一章节“郭队长钻进了三奶奶的被窝里

 

 

 

  评论这张
 
阅读(668)| 评论(3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