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

西域的雪花吻着这座小屋,是我挑灯熬油编织文字的战场,亲爱的博友,欢迎您来踩访。

 
 
 

日志

 
 

原创小说《绑票》03.哥,你当土匪俺就当土匪婆  

2010-05-28 20:23: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回书接演上回。

却说番妮的突然出现,使九碗饭浑身一哆嗦,哆嗦过后,只见他急忙迎上前去,一把扯下番妮肩头上的土布包袱,嗔怪地道:“你咋来了?快回去!”

“俺不。”

“听话,还是回去吧!”

“就不。”

“咋了就不回去?”

“没咋。”

“没咋,你咋不回去?”

“就是不回去!俺只有跟着你才踏实,早晚才能把心放到肚子里去。”

“妹子呀,俺是去当人人憎恨的土匪,又不是去做县太爷,这一离家出去弄不好会落个缺胳膊少腿掉脑袋的下场,你这样跟着俺咋行!”

“哥,你当土匪俺就当土匪婆,你做县太爷俺就做县太奶奶,这样总中了吧!”

“不中!”

“真不中?”

“真不中!”

“不中,俺就去跳老河!”

番妮嘴里说的老河,其实就是民间习惯性说的八百里悬河,说通俗点也就是黄河故道,也有人叫它废黄河,严格的说来就是兰考以东至安微地界的这段黄河,而这段黄河又不同于其它地方的黄河,其不同之处是,它的河床宽扩,宽扩的用肉眼几乎在南岸看不到北岸,如果是在深秋,你只能看到浅滩的芦苇和芦苇上空飞翔的野鸭以及白如雪团的天鹅。

九碗饭要去当土匪,而这土匪又不是什么好勾当,那么番妮为何要死要活的非得缠着要当土匪婆呢?这时不交代清楚,怕是过不了诸位这一关。

要想把这事说透彻,还得从老一辈人说起。

番妮她爹和九碗饭他爹在世时交情甚深,至于深到啥个程度,这样说吧,深到能合穿一条裤子。

在番妮和九碗饭还没出生之前,老哥俩就把这一对后生栓在了一起,且栓的是那么的牢靠,那么的实实在在,那么的情真意长,那么的豪气冲天,就好比用一股母指粗的老牛筋栓住两只还没出月的小羊崽一样。

如果把当时的场景及话语还原成今天能读懂的现代文字,可能会是以下这个样子的:

二十年前的某一天。

老河芦苇丛中,九碗饭他爹杨从恩和番妮她爹桐启宾坐在一条破鱼船上喝红玉干烧酒。

半酣时,杨从恩捉住桐启宾的腕子,深情的话道:“老弟,你我风雨同舟撒网捕鱼多年,可谓是肝胆相照不分彼此,其亲如一母同胞,为兄愚见:今后咱两的拙荆若生的是小子,可令他们同舟共济,做场生死兄弟,若皆为妮子,可令她们杏园牵手,姐妹相称,如各不相同,就让他们青梅竹马,结为连理,不知老弟意下如何?”

桐启宾闻言,忙起身打躬道:“兄台如此美意,小弟求之不得,岂有相拒之理。”

杨从恩提起酒壶芦碰了碰桐启宾的酒壶芦,面对滚滚东逝的河水道:“老河作证!”

桐启宾喜之道:“老河不干,践约不毁!”

二人手把酒壶芦饮了个底朝天。

这场酒,美就了一对和睦亲家。

这场酒,美成了一对侠肝义胆的夫妻。

二十年后的民国26年正月初十这天破晓,老河大堤异常的寂静,寂静得让人想起荒野的小路以及路边熟睡的庄稼,而在天庙村口,这一对苦命与磨难集一身的男女,也可以说是还没践行父母之约的一对准夫妻,站在命运的十字路口决策着他们的生死,计划着她们的未来。

大约燃了一寸香的工夫,九碗饭见劝半天也没劝住铁了心的番妮,就把土布包袱往自己肩上一搭,一把拉住她的手道:“没想到你恁不难缠,俺从了你啦,走吧!”边走还边埋怨道:“这不中那不中,俺看也只有死活在一起了。”

番妮随在九碗饭身旁,看了他一眼后,会心的笑了,笑的是如此的甜美,犹如女人步入洞房被掀开盖头那一刻想设法抑制而又无法抑制的笑,这种笑,是发自心窝窝里的笑,这种笑,是幸福女人的笑。

就在九碗饭和番妮的身影在村口消失没多大会儿,吕家大院的虎头门“吱哞”一声开了个大敞怀,吕布善拄着他那根永不离身的五月白桃拐杖走了出来,身后尾随的是他的四个儿子和一群手执风魔棍的家丁。

 

 

 

 

  评论这张
 
阅读(1293)| 评论(4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