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

西域的雪花吻着这座小屋,是我挑灯熬油编织文字的战场,亲爱的博友,欢迎您来踩访。

 
 
 

日志

 
 

笔客话西域之二十二:布古尔大桥  

2009-04-25 16:44: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笔客话西域之二十二:布古尔大桥

 

...

......

.............

行未数里,先导官回马来报:“禀副帅:离此不远,有一座木桥,横跨在白杨沟河上,据当地土著人讲:‘过了此桥,路途则无了险境,直到哈密城下,均是一马平川之野。’”巴拜汗得报,马鞭一挥,发令道:“就此引三军桥上过去,直捣哈密!”

列位看官,你道白杨沟果真是一条沟渠?非也!这白杨沟名为沟,实为一条湍急之河,分明是:

沟内四季水流急驶,惟在春夏两季狂澜,皆因天山冬日积雪,遇暖阳而融,雪水直倾沙滩,顺势而下,躲谷避丘,冲刷成沟,百姓傍两岸而居,借沟取水,灌地浇田,点瓜植果,繁衍生息,实是一条名满回疆的白杨沟。

怎见得:

崖壁丘岭两岸对立,似执枪挺戟的禁卫兵勇,沟内水势宽阔,浑波涌浪,洋洋浩浩,漠漠荡荡,数里遥闻洪声,晨夕难觅尊容,平沙有落雁,近岸奔黄羚,东来西往的丝路商贾,路此焚香叩拜,方敢近前。沟上架一木桥,皆为千年不朽红松造就,宽可二车同驾驰行,四马并肩而过,东西横跨一箭地,实乃扼守哈密之咽喉要冲,当地土著唤作布古尔大桥。

据传该桥为东汉永平年间,大将军班超奉汉明帝刘庄之命,统兵哈密破匈奴呼衍王之后,在白杨沟一带屯田之时,砍伐天山红松所造。这都不在话下,表过不题。

且说巴拜汗统率三军,沿着白杨沟一路浩浩荡荡来到布古尔桥头,勒马伫足,手指大桥谓木罕买提夏道:“导师且看:如此险要易守难攻之地,是通往哈密的必经路途,却不见桥头一兵一卒把守,莫非有诈?”

木罕买提夏纵目一扫,不屑一顾地道:“据说哈密首领乃一女子,名曰蒙代尔夫人,此人毕竟是一女流之辈,懂得什么用兵之道,副帅且放宽心,尽管放马过去!”

巴拜汗沉思片刻,摇首道:“不可!蒙代尔那女人,迟迟不向我叶尔羌纳贡称臣,看来胸中必有些韬略,为稳妥起见,须派一枝兵马前去打探一番,大军方可过桥。”木罕买提夏想想也是,就赞同地道:“副帅所虑的是,俗话说得好:‘稳妥驾得千里马,小心驶得万年船。’想我军乍入哈密地界,人地生疏,万事须谨慎为上,就派少许兵马前去探得虚实,三军再行过桥才好。”即谓身边的吐猛道:“贤弟,速率兵马过桥刺探一番,看有无异样,再来禀报。”

吐猛应声“遵命!”旋即点了二百骁骑,一声呼啸驰过桥去,奔到高岗之上,四下里了望一番,见无动静,折马回到阵前,报道:“回禀副帅、导师:此桥坚如磐古,四壁不见有羌兵设伏,三军尽可安心过桥。”

巴拜汗闻报,谓木罕买提夏道:“不知蒙代尔那蛮婆唱的是哪一出,难道我三军浩浩荡荡开到此间,她竟然连一丝风声都没听得?”木罕买提夏话道:“也许她闻得我三军东征的消息,早已弃城逃进了大山也未为可知。”巴拜汗这才宽下心来,令兵马依序过桥。

岂料三军方行至桥央,猛可里只听得鼓号骤响,桥那端平空里拥出一彪人兵,四面下乌聚云屯般杀来,为首的一员悍将,正是哈密首领蒙代尔夫人麾下的大将军海里苏。只见他:

横刀立马,全身披挂,双飘风尾,身长九尺,紫面虎须,双耳坠环,光阳一会,有如万道霞光闪过,两道眉檐下,双目如电,年约五十开外,威风凛凛,好似猛虎下山。

左手列一将,头戴金盔,手执弯月钢刀,乃是乌达,右手列一将,头戴银盔,手执缺月铁弓,弓端匕刃挺出,攻防不惧,乃是乌达胞弟乌海。

巴拜汗见状,急令三军扎下脚头。须臾,两阵对圆,海里苏挺刀叫阵道:“羌蛮,我堀穴设伏此处,久侯已多时矣,其时急退,犹可延生,若执迷不悟,定叫尔片甲不回!”巴拜汗闻言大怒,勒马喝道:“老匹夫休得逞强!吐鲁番汗国已不复存在,尔等已是亡国之徒,纵使负隅顽抗,也似杯水车薪,亦无济于事,我观你拥兵不过千名,实乃米粒之珠,光明不大,焉能抵御我万余雄师,识相者速速滚鞍就缚,还许饶尔不死,苟如执迷抗师,决不轻恕!”海苏里将刀一挺,阵前喊道:“谁与我拿此鄙夫,首见其功!”旁有乌达应声道:“末将愿往!”海里苏许之。乌达把马一磕,抡刀冲出阵去。

这壁厢,早已恼了吐猛,只见他舞起溜金镋,纵马相迎,口里叫道:“你个不知死活的蛮汉,莫非吃了熊心豹子胆,敢挡圣师道途!”手中溜金镋望乌达顶门盖去,乌达手中刀劈面相迎,两马交错,刀镋并举,战不得十个回合,马打三五个照面,乌达就显得力乏,渐渐有所不支,抽身要走,却被吐猛死死缠住,不予放生。

乌海阵中看的端切,生怕胞哥吃亏,一声:“兄长莫慌,我来也!”量起手中铁弓,飞马前来助战。

吐猛正战乌达在兴头之上,见又来了个送死的,嘴角一掀,嘻哈着道:“来的恰是时候,爷正愁雕儿无处觅食!”得个空子,使出空闲之手,望肩上的扑天雕轻轻一扶,只见那雕儿抖了下羽翘,呼啸蹿起,有如电闪,径空飞去。

乌海来的仓卒,不曾顾及空中的雕儿,刚到阵前,已被那雕啄得满面血染,待要扯弓射杀,一目早被衔走,不得已,负痛回阵去了。

吐猛越战越勇,把溜金镋使得有如面条暴雨,逼得乌达只有招架的功夫,没有还手之机。此刻,乌达早已心下发怵,回头又见胞弟救驾被阻,便无了斗志,虚晃一刀,纵马就逃。吐猛哪里肯饶,喝声:“去罢!”飞起溜金镋,直奔后心刺去,把乌达从马上挑翻在地,看去,早已断了阳气。

海里苏见转瞬之间,二员宿将死伤参半,只气得怒火中烧,纵马舞刀,直取吐猛。

木罕买提夏见吐猛力拼乌达多时,恐再战海里苏力乏不支,阵前大声呼道:“吐猛贤弟,请回阵暂歇,将那老匹夫交由为兄料理。”呼罢,驱马舞剑,奔出阵来。

海里苏见敌阵中杀出一员猛将,立马抡刀大叫道:“来将休得撒野,快快报上名来,爷的刀下不收无名之鬼!”木罕买提夏喝道:“我乃伊斯兰教圣人穆罕默德的后裔木罕买提夏和加是也,老匹夫还不快快下马受死,还待何时!”挺起青锋宝剑,望海里苏刺去。海里苏也不示弱,舞动钢刀,迎面交锋。二马盘旋,誓要赌出雌雄。看一场好战:

木罕买提夏剑到处,寒光灼灼,犹如腊月的北风夹雪,招招

直取海里苏前庭,海里苏挥刀去,朔风嗖嗖,好似寒冬

的凛冽冷潮,式式径扑木罕买提夏门户。一方是善战的英雄,

利剑适逢青春,一方是惯战的好汉,恰是宝刀不老,你砍我

架,刀刀有杀机,我刺你挡,剑剑见要害。

二人斗了多时,不见高低,难分胜负。木罕买提夏自心里道:“不能再和这老匹夫纠缠,须得设法伏了他才是。”顿时心生一计,卖个破绽,兜马回阵。海里苏不知是计,只想是木罕买提夏怯阵,就抖起辔环,策马追去,未及两步,只见木罕买提夏猛然转过身,奋力扯起金弓,叫声“着!”松了弓弦。海里苏待要躲闪,已为时晚矣,那箭径直奔心窝而来,虽说有护心镜抵挡,叵耐箭如疾风闪电,顷刻间穿进五脏六肺,失了性命。

据说海里苏的忠心不曾灭得,一点真灵借风西去,到了吐鲁番城上空,俯视一瞧,见阖城百姓全是白帽加顶,早已做了穆斯林民众,嗟叹道:“这伊斯兰圣教果真厉害,真个把吐鲁番汗国变了颜色,自此,我佛如来在回疆再无容身之地!”叹息一番,一道灵魂奔如来驾下诉苦去了。

且说巴拜汗见木罕买提夏见功,挥起三尺龙泉,一声令下,三军乘机杀奔过去,其势如宏,锐不可当。那千余番兵见主帅阵前身亡,一时群龙无首,纷纷弃械纳降,哀呼:“只求不杀,愿从此皈依伊斯兰圣教,永不言叛。”巴拜汗准了番兵的乞求,下令饶恕其性命。

布古尔桥一役,巴拜汗大获全胜,清理罢战场,率军继续向哈密挺进。

...

......

.............

 

摘自长篇历史小说《回疆演义》第 五 回//哈密纳降叶尔羌//和加重修主玛寺

 

 

更多故事在网易论坛“小说沼泽”:http://bbs.culture.163.com/bbs/xiaosuo/84867135.html

 

  评论这张
 
阅读(148)| 评论(6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