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

西域的雪花吻着这座小屋,是我挑灯熬油编织文字的战场,亲爱的博友,欢迎您来踩访。

 
 
 

日志

 
 

笔客话西域之十七:马迪之死  

2009-03-22 17:36: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笔客话西域之十七:马迪之死

 

...

......

.............

康熙三十一年秋八月,游牧在博尔塔拉的阿拉布坦成人后,因疑噶尔丹弑害托里篡其位,常怀恨在心,欲要雪恨,恐不能敌,遂上书大清,意欲归顺朝廷,共同对付噶尔丹,取大汗位而代之。康熙欣然应允,调遣肃州守备高天福,千总马惟恒率三十名亲兵扮做商贾,护卫理藩院员外郎马迪前往颁恩,意在笼络阿拉布坦,逐渐瓦解噶尔丹在回疆的势力。

这日,色布腾升中军帐,哈尔海帐下奏道:“末将今晨获探马来报:‘清廷要员马迪受康熙敕命,前往博尔塔拉向阿拉布坦颁恩,现正回返途中,不日将临哈密地界。’对这帮‘客人,’是扣是杀,还望王爷定夺。”色布腾闻奏,气道:“皇帝老儿在庭院之争中,奈何不得父汗,却在我家后院动起了手脚,实在令人难捺胸中怒火!”遂问道:“马迪身边有多少扈从随行?”哈尔海回道:“不及半百,且一律商贾扮相。”色布腾心里道:“以本王的实力,对付马迪可谓是风吹笠帽,费不了多大周折,只是此事非同小可!虽说我准噶尔和清廷势不两立,总有一天还要刀枪相见,可眼下父汗正在悄然备战阶段,一切还没就绪,不易打草惊蛇,过早的激怒康熙,弄得他提兵前来问罪,到时将不好应对。”就在那里思前想后,一时拿不定主意。

图克乞帐下打个欠身道:“以末将之见:权且把马迪一行人的狗命留在哈密!一来,绝了清迋孤立我准噶尔汗国的念想,二则,清迋要员在哈密丧命,其怨气势必要撒到畏兀儿人头上,如此以来,额贝都拉定有口难辩,促其横下心来为我所用,此乃一石二鸟之举,何乐而不为。”色布腾凝思半晌,面露忧色地道:“如此重大举措须征得父汗旨意,方能行事。”图克乞撺掇道:“如今大汗在昭布多驻扎,远距哈密千里之外,若要征得大汗恩准,恐马迪早已远走高飞,俗话讲‘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若误此良机,悔之晚矣!”色布腾一时举棋不定,愁容不展,话道:“此事还要从长计议。”图克乞紧上前一步,大肆鼓吹道:“王爷, 我之行为,如大汗怪罪下来,俱在末将一人身上便了。”

哈尔海见色布腾一时难决,侧旁谮道:“王爷明鉴:自我准噶尔建国以来,大汗的抱负就是要踏平长城,挺进元大都,且经过乌兰布通一阵,早已与清迋不共戴天,是敌非友!如今杀他奸细,亦不为过,纵观古往今来,两国交战杀细作,比比皆是,不足为奇!倘若大汗知晓我等所为,不但不会加罪,定会拍手称快,还望王爷果断发兵,尽早切断满人与阿拉布坦的这条和善之路,以绝我腹背受敌之患。”

色布腾终被二人说得动了怒,忽的㧐起身来,把满口的板牙一锉,发狠道:“二位将军所言极是,为了我准噶尔的后院不至燃火,让父汗一心一意在昭布多备战,先拾剟了康熙老儿的这个‘马善使’再说!”令拨五百骁骑,交由二人见机行事。

且说大清理藩院员外郎马迪,奉圣上秘旨前去博尔塔拉照会阿拉布坦,双方议定共识后,不敢一刻迟延,急忙沿丝绸之路返京交差。

这日行至哈密城坰,守备高天福喜上心头,谓马迪道:“大人,眼看就要离开回疆,您老一直悬着的那颗心也该放下了。”马迪肃色道:“高守备此言差矣,殊不知哈密乃是准噶尔的势力范围,其间有噶尔丹之子色布腾重兵把守,稍微不甚,便有杀身之祸,只有过了星星峡,到了天子伞下,才算是脱离了险境。”因叮咛道:“屈指算来,还须三五日行程,方能踏上中土,还望诸位莫要松懈!”

千总马惟恒坐在骆驼上,插嘴道:“今日过了哈密,路边弃下皮货,骆驼没了负重,兴许用不了三五日就可离开回疆,待到了安西州,再换乘马行,到时可就快将起来了。”马迪摇头道:“万不可如此!替皇上做事,岂能出丝毫的差池?只要一日没走出回疆,我等还是皮货商人。”马惟恒连忙称是。

走不过八九里,天色将晚,见路旁有几户农家,正自冒着炊烟,高天福建议道:“大人,不如就此借宿,明晨早行。”马迪警告道:“今日不同寻常,诸位再提把精神,等绕过哈密城郭,待玉兔衔山时再宿营安歇,是为妥当!”

正说间,只见图克乞拥了五百骁骑,刺斜里插出,挡在道央,吆五喝六地道:“当家的何在?快快出来说话!”

马惟恒见事不妙,忙跃下骆驼,上前深深的唱了一个喏,陪着笑脸道:“小的们乍到回疆,不谐事故,挡了军爷的大驾,还望多多见谅。”转过身去冲高天福喊道:“你个不懂事的下人,愣在那里做甚!还不快快闪开道儿,让军爷们过去!”

虽说大清各省绿营旗制,最高的统属军官为提督,辖管:镇(总兵)、协(副将)、营(参将、都司、守备)、汛(千总、把总)四级,千总低守备一级,但在这节骨眼上,马惟恒临场应变,冒犯长官一回,也在情理之中。

图克乞见状,忙制止道:“且慢!爷今前来,不为他干,正是兴师问罪而来!”马惟恒镇定自若的搭话道:“这位军爷真会说笑,我等皮货商贾何罪之有?若军爷对皮货上眼,允你一些也无妨,只求能高抬贵手,放我等一码,定永记大恩,必在丝路上为军爷扬名传德。”图克乞发怒道:“莫要扯淡!我且问你:阿拉布坦有什么皮货和你交易?怕是蛇鼠媾和,计议着如何加害我家大汗吧!今日死到临头,还在百般狡辩!”

马迪知走了风信,已无法再瞒下去,忙步上前去,揖了一礼道:“满蒙本是一家,虽说眼前还有诸多过节不解,想必日后定然能够修好,我等亦是奉皇上圣旨,前来回疆和善,还望军爷以大局为重,行个方便。”图克乞手执腰刀,驳斥道:“和善不错,但不是与我家大汗。”马迪知事难缠,诚心的开化道:“只要噶尔丹大汗不再与大清为敌,一样可以和善,并能得到圣上加封,永世荣耀。”图克乞把嘴一撇,理直气壮地道:“想我先祖元大都称帝之时,你家皇上老儿的先祖还是一群混沌没开的荒野山夫,如今却要加封我家大汗,真是岂有此理!”马迪见辱起了皇上,一时怒上心来,骂道:“狂徒!你怎配数落当今圣上。”图克乞扬起手中佩刀,悬在半空,恫吓道:“老匹夫!如惧死,且喊上三声‘噶尔丹大汗万寿无疆,康熙老儿不日即亡!’大爷就绕你不死,放尔等回去,若不依言从事,本将军今天立马让你尽忠,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祭日!”马迪大怒道:“真乃痴人说梦!”图克齐冷笑道:“也好,本将军就成全你做个忠臣!”就要拿刀劈下。

马惟恒急步挡到马迪身前,凛然道:“勿伤吾主,要杀就杀我好了!”哈尔海策马上前,拿刀逼住马惟恒,咧嘴道:“你小子想死?莫要急,待料理完这个老匹夫之后,再拿你开刀不迟!”马惟恒斥责道:“尔等果真要谋害朝廷要员,就不怕事后诛九族?”哈尔海啐语道:“诛九族?将来谁诛谁九族还很难说,可惜尔等是没那个福气看到了!”

马迪见落到这伙强徒之手,难逃此劫,义正辞严地道:“死有何惧!即便是死,绝不会偷生辱主。”图克乞切齿道:“待会到了阴间路上,且莫喝孟婆的妄情汤,要不见了阎罗,便忘了是我图克乞让你做的千古忠臣!”话落处,那刀就从空中挥下,把马迪劈了个身首分离。

马惟恒见状,忙去夺图克乞手中的钢刀拼命,却被一旁的哈尔海手起刀落,砍了脑袋,当场毙了性命。

高天福看蒙古人开了杀戒,就从皮货中抽出佩刀,大声对手下喊道:“弟兄们,今日死便死了,也要和蒙古人拼个鱼死网破!”抢先跃下驼峰,冲进敌阵,杀了起来。

说护卫马迪来回疆的这三十余名随从,皆是高天福从肃州绿营中百里挑一的身经百战、不畏生死的勇士,今日见马迪蒙难,竞相从皮货里抽出藏匿的兵器,豁出性命冲向蒙军,拼起命来。一时间,哈密城坰,只见:

惨惨征云顿起,纷纷愁雾迷漫,蒙军依仗势众,杀来手不留情,刀刀见狠,清军拼死相抵,纵使寡不敌众,亦以一当十,勇斗凶顽。

且说高天福见势危迫,料不能生还,乃思道:“若全军覆没,谁人向皇上报信。”想到此,冲手下叫道:“尔等不可恋战,需协力突围,即便逃出一个,也要设法把口信送进京城,向皇上禀告原委。”争奈猛虎难抵群狼,绿营军十之八九都捐躯阵中,侥幸突围出来的几人,都被穷迫不舍,难一逃生。高天福为掩护属下突围,身中数刀,血洒衣袍,为大清尽了忠。

...

......

.............

 

摘自长篇历史小说《回疆演义》第  十  一  回  清帝颁恩阿拉布坦 //马迪命丧哈密城坰

 

更多故事在网易论坛“小说沼泽”:http://bbs.culture.163.com/bbs/xiaosuo/84867135.html

  评论这张
 
阅读(127)| 评论(4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