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

西域的雪花吻着这座小屋,是我挑灯熬油编织文字的战场,亲爱的博友,欢迎您来踩访。

 
 
 

日志

 
 

笔客话西域之十六:木罕买提夏  

2009-03-14 20:11: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笔客话西域之十六:木罕买提夏

...

......

.............

忽一日,探子进帐报称:“在卡拉森埃尔一带,有一伙数百人的叛民,聚啸此地,蛊惑威逼牧民,弃圣教皈依黄佛,为首的正是杀害塔拉的无凶大憝,名叫帖木儿。”木罕买提夏闻报,拍案而起,愤然大呼道:“不诛帖木儿,枉做穆罕默德的后裔!”命圣兵倾巢而出,分三路前去包抄,誓要彻底歼灭山北这最后一股叛教势力。

兵至卡拉森埃尔,两军相见,阵角对圆,木罕买提夏执青锋宝剑冲敌阵一指,大声喊道:“哪个骯髒之徒是帖木儿,快快出来自绝谢罪,免得空污我剑!”

话犹方尽,忽对方阵中闪出—匹乌魆坐骑,上方端坐一人,只见他耳坠铜环,阔颊赤面,身上反穿毛袄,手执钢刀,三十开外年纪,身后纵横着数百条壮汉,个个也是手握钢刀,毛袄加身,一派杀气腾腾之相。听了木罕买提夏的喊话,那人却脸无惧色,阵前搭话道:“我便是要反你圣教,刀劈塔拉老儿的如来弟子帖木儿是也,你这老朽,能奈我何?”木罕买提夏气冲牛斗,厉声道:“你个牧竖,罪如泰山,待和加擒你马下,定生啖汝肉!”欲要纵马出阵,只听额贝都拉在旁禀道:“杀鸡焉用宰牛刀!何劳父亲亲自出马?待孩儿前去擒了这厮,为塔拉祭灵!”木罕买提夏从其言,令其出战。

额贝都拉放马出阵,挺刀斥道:“赬面蛮汉,早来洗颈受戮,迟了只恐死无噍类耳!”帖木儿驰目望去,见来人虽是少年,龄不及二旬,却生得身长九尺,腰阔十围,龙眉风目,口方齿皓,高鼻隆梁,跨在骏马之上,威风凛凛似撼天雪豹临冰川,精神抖擞如摇地血马驰草原。不禁周身一栗,心里顿时生出三分畏惧,看看身在虎背,难一下来,就免强打起精神,使硬道:“你这个黄口稚子,大爷面前逞个甚能,做了刀下鬼再说!”

额贝都拉闻言大怒,抖起辔环,骤马扬刀杀去。二人交锋,劈来砍去,不及十个回合,帖木儿已力不能支,正欲回马败走,被额贝都拉一口宝刀雪花般裹住,不得脱身,正慌乱间,耳边听得一声:“哪里逃!”腿上却吃了一刀,大叫道:“果然厉害!”夹马伏鞍回逃。

木罕买提夏见帖木儿败下阵去,手中宝剑一挥,竖目扬眉,大声叫道:“杀尽逆贼,正我圣教!”率先冲进敌阵。圣兵见状,更是一往无前,不顾生死的冲上前去。一时间,只杀得征云绕地,锣鼓喧天,圣兵个个如猛虎扑食,大展神威。

那额贝都拉怎肯轻易放了帖木儿,纵马追上,挺刀指道:“帖木儿,你既有胆量反我圣教,却为何无有胆量见阵,若想逃脱,先问问我手中钢刀应是不应?”帖木儿见逼得急,命在旦夕之间,心里思索道:“俗话说‘好汉不吃眼前亏,’且不与他碰硬强拼,须设法拿话诓住他,先逃过眼下这一劫再说。”忙大呼道:“请英雄住手,帖木儿愿降圣兵!”额贝都拉质声问道:“当真愿降?”帖木儿顿首道:“当真愿降!”额贝都拉见说,信以为真,放下了手中的钢刀。

木罕买提夏见帖木儿要降,驰马到面前,令道:“你既诚心要降,速令羽党同降,免得涂炭!”帖木儿从其言,冲手下喊道:“尔等快弃刀枪,降了便是!”

话未落地,忽听刀枪声中有人大声骂道:“帖木儿,你个胆小如鼠之辈,要降你自己降了就是,我达什里誓死不降!”

帖木儿闻言,马上冷笑一声:“看我如何降法!”趁木罕买提夏不备,急挺手中钢刀往胸前一横,胁迫道:“快令圣兵让出一条道来,放我离开卡拉森埃尔,如若从之,我将迁徏他处,不再扰你布教,即便今后山北牧民都皈依了圣教,或是林木都变成了金棒银棍,我也不再踏进山北半步,否则,势必与你同归于尽,血洒天山!”木罕买提夏怒道:“你这个出尔者,反尔者之徒,和加岂可信你?纵使把我断头剖腹,亦不会纵虎归山,让你再去为害山北的安宁。”帖木儿恶声恶语道:“如此,莫怪我刀下无情!”手腕一抖,就要动粗。

额贝都拉恐父亲不测,忙喊道:“帖木儿,勿伤吾父,我应了你的要求就是!”令圣兵闪开一条道儿,让叛匪离去。

达什里见有了生机,冲帖木儿大加称赞道:“帖木儿,真有你的,我达什里佩服至致!”急率残部落荒而逃。

木罕买提夏冲额贝都拉发急道:“泰热汗吾儿,莫要顾及为父生死,若走了叛贼后悔莫极!”伸手就要夺胸前的钢刀。帖木儿举刀砍下,那刀锋正中左臂。木罕买提夏忙拿右手抓住刀背,神目圆睁,怒视道:“逆贼,你只知你刀刃锋利,却不知我手之厉害!”把手掌一翻,那刀顷刻分成两截。帖木儿早已胆怯万分,把马一拍,掉转辔环要走。

额贝都拉见状,暴声如雷道:“贼子休走!且吃俺一刀!”驰马赶到,手起刀落,把帖木儿挥于马下。圣兵上前,眨眼间剁成了肉浆烂泥。

那木罕买提夏见左臂已断,只留了些皮肉相连,笑道:“既然留之不得,且助我杀敌!”伸出右手,执左臂用力—顿,只听砉的—声,那左臂脱了臂膀,旋即咬紧牙关,舞将起来,怒冲冲杀向敌阵。后人咏诗赞道:

穆圣后裔千千万,英雄木罕买提夏。

断臂忠勇卫圣教,回疆从此古兰经。

且说那些佛教徒,啥时见过这等架式,有胆大些的只顾夺路而逃,胆小的早就惊的从马上自坠落地,做了木罕买提夏的臂下之鬼,这一场生死搏斗,只杀得帖木儿的人马尸骸枕藉,血满山溪,直叫日月无光,山林失色,大地颤抖。

这木罕买提夏二次翻越天山的北征,以大获全胜而告终。从而彻底降服了盘踞在卡拉森埃尔一带,那些拒不做穆斯林的佛教徒,并逼迫不愿皈依伊斯兰圣教的蒙古人,离开了他们生活了数百年的家园,或东迁去了祁连山周边地域,或西移去了天山另端的准噶尔一带,彻底了却了木罕买提夏“让伊斯兰圣教广布回疆”的毕生夙愿。继而,在山北草原和崇山峻岭中驰骋的蒙古人,其身影也渐渐消失了,接踵而来的是另一个早已皈依了伊斯兰圣教的游牧部落的渗入,那就是今天依然生活在那片土地上的哈萨克人。闲话少说,书归正传。

且说木罕买提夏由于臂伤在山北没及时治理,导致失血过多,在班师回到哈密后,人便虚弱了起来,尔后没再迈出阿奇木府一步。额贝都拉则熬药煎汤,送茶递水,喂饭挟菜,小心服侍,寸步不离左右,昼夜照料得无微不至。讵奈木罕买提夏年事已高,那伤势却不见好转,反而溃烂不止,一天天的越发三焦灼热,六脉芤空,日益危笃。额贝都拉广布求医告示,寻来回疆各地的名医来府疗伤,均药石无功。

希拉达汗也曾到府中探视过一回,宽皮毛的问了声寒暖,就再不见了踪影。

一日,木罕买提夏在病榻之上谓额贝都拉道:“泰热汗吾儿,为父有话要说于你知。”额贝都拉跪到榻前,轻声细语道:“父亲有话请讲,孩儿恭听便是。”木罕买提夏舒了口长气,慈祥地道:“为父一生不贪政要,志在伊斯兰圣教能在回疆永驻,扬穆圣恩威,是为毕生夙愿,故一生清寡如洗,无有财富留给我儿。”话罢,扬眉望东山墙上看了一眼,复道:“壁上悬挂着的这两个物件,乃为一柄青锋宝剑,一张波斯金弓,自为父离开圣地以来,与我终身为伴,见证了我一生为扬圣教所做的一切,今传给我儿用之,是为念想。”

额贝都拉双珠和泪,声气哽咽道:“孩儿不要金山银海,不贪权贵显赫,有父亲的这两件圣物,便觉已拥有世间万物,孩儿只求父亲平安永寿,当宜保重贵体。”木罕买提夏嘴角—掀,微微笑道:“为父的创伤,我自知晓,如今已回天无力,此乃四季交更,无需恸哀。”额贝都拉宽其心道:“父亲且安心静养,这是年灾月晦,否去自然泰来。”

木罕买提夏伸出右手,拭去额贝都拉面上的珠花,一脸希冀地道:“为父有一言相告,早已在心中辗转思虑了多年,今日恰逢瓜熟蒂落之际,儿听后务必要牢记在心,万不可忘却。”额贝都拉捉住父亲的手,放到唇上道:“请父亲训示,孩儿洗耳恭听,听后定挂心间,不敢一日相望。”

木罕买提夏正色道:“我畏兀儿一族,所处的回疆这片天地,自古为中原天廷所固有,这个史实无人有力能更之。”顿了顿,接着道:“眼下大清入关不久,一时让内务缠住了手脚,使他无暇顾及回疆事务,在此空隙之余,各部落争来夺去,均想占为己有,但为父以为:这终不能长久,待大清腾出手来,势必要收入舆图。”说到此,轻叹一声,又道:“为父所担心的是,河西回民闹事时节,我族曾为虎傅翼,与清国结下的冤仇,将来必殃及自身,好在那桩事均为叶尔羌汗国巴拜汗父子一手遮天所为,到时清国亦会晓明真伪,谅我族误入岐途之过,为父去后,儿要专心务教,覗机成熟后,携我回部归附之,惟这条路径是为溪流入海,我族兴旺不艾之道。”额贝都拉抬起头,面对父亲,顿首道:“父亲嘱咐,孩儿此生定然谨记。”

木罕买提夏心底犹如—块石头落地,灿烂一笑:“吾儿能不妄此言,为父再无牵挂也!”言讫,薨然长逝。寿八十八岁。

...

......

.............

 

摘自长篇历史小说《回疆演义》第 九 回  复明马腹匿身 /// 和加断臂溘逝

 

更多故事在网易论坛“小说沼泽”:http://bbs.culture.163.com/bbs/xiaosuo/84867135.html

 

 

  评论这张
 
阅读(107)| 评论(6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