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

西域的雪花吻着这座小屋,是我挑灯熬油编织文字的战场,亲爱的博友,欢迎您来踩访。

 
 
 

日志

 
 

原创小说《回疆演义》第二十三回 南湖狩猎谋大业 校场赛技选干才  

2008-10-26 17:53: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西域笔客

 

却说出城沿哈密河向南行进五十里,倏地凹下一片天地,分明是:

陡峭岩上瀑布悬挂,水帘迷雾,飞流直下去,聚一池一望无垠,水天相连的碧波湖泊。四壁下,百万胡杨布地如队队天兵,泉眼竞相四溢,草木丛中走狡兔,溪水边沿奔黄羚;湖泊中,万千黄芦欑水似层层剑戟,波中红鱼任其游;波澜上,苍穹飞鸟遮日月,声声啼叫聒耳畔;农舍处,紫烟缭绕瓜秧茂,翠绿甜瓜滚沙波,本地人昵称曰南湖,俺说书人视做神仙池。

这且不在话下,赞过不题。且说额贝都拉率各路多尔嘎,个个身跨骏马,背负弓箭,辰时方尽,就到了南湖地界。

未及湖畔,就听云英交口称道:“真乃一处好地境!”艾赛特接话道:“云大哥有所不知,这南湖景象,若是到了盛夏时节,那才真叫个好呢!”云英问道:“贤弟,是怎么个好法?”艾赛特诙谐地道:“等到了盛夏,云大哥若有幸伫足在南湖的田间地头,走不数武,就会被满地的甜瓜拌倒,若随意摘取—个吃上一口,那满口的牙儿可就保它不住,会被纷纷粘扯下来。”云英惊异地道:“如此说来,这南湖的甜瓜,我却不敢上口。”

二人说来话去,倒把众人逗了个乐呵,白齐凑热闹道:“云督头,这是艾护卫唬你,且莫要当真,不过,你若要吃南湖甜瓜,切要记住:万不可用手去拿。”实实是卖起了关子。云英不解的问道:“端的又是为何?”白齐笑道:“若用手拿着吃它,那崖蜜的瓜汁就会把十指牢牢的粘住,以至无法分离。”云英听得糊涂起来,一脸的迷惘道:“这般说来,如何才能食得?”

郭帕一旁搭话道:“云督头,他们这是和你逗笑取乐,欺你没吃过南湖甜瓜,且不可信其言,等到了瓜熟季节,你亲自吃上一块,便知端详。”云英转笑道:“照此说来,这个夏季非得尝尝南湖甜瓜的滋味。”

说起这哈密南湖的甜瓜,数年后,倒有一段佳话传世,不妨借此多唠叨上几句,供君在消闲时有个话题侃山,说是:

在康熙四十五年的夏末秋初,额贝都拉前往北京朝觐天子,行前,一心要把南湖甜瓜做为贡品,让圣上以饱口福,正担心途中不好管护,苦于无法驮运时,却有一个叫达瓦买提的瓜师献策道:“选八成熟的甜瓜,把根秧并老土植入柳筐,担于驼峰两侧,再备天山冰凌,一路浇灌,若途中遇瓜熟蒂落,可置入盛有蜂蜜的器皿内,蜡封后包裹九层毛毡,外涂红泥,抵京而不坏其身。”额贝都拉从其言。果然这瓜有如神助,到了天子御案前,依然似在哈密初摘,康熙食之,品着“甜如蜜、脆似梨、香味浓郁”的回部极品,龙颜大悦,谓额贝都拉道:“爱卿,这仙果端的何物?如此美味。”额贝都拉跪奏道:“此乃小王属地盛产的甜瓜。”康熙问道:“可有芳名流世?”额贝都拉回禀道:“正侯圣上金口赐名。”康熙玉言出道:“既是哈密本地产的尤物,就叫‘哈密瓜’好了。”额贝都拉闻言,山呼万岁,谢主隆恩。至此,御封“哈密瓜”便闻名遐迩,延续到今日亦如此叫法。光绪年间,有个叫宋伯鲁的进士,曾在《天下第一贡品哈密瓜》诗中,交口盛赞道:

龙碛漠漠风转沙,胡驼万里朝京华。

金箱丝绳慎包匦,使臣入贡哈密瓜。

上林珍果靡不有,得之绝域何其遐。

金盘进御天颜喜,龙章风藻为褒嘉。

也有不学无术,不通史实的后世之人,知了“哈密瓜”的好处,总想把个好名声占为己有,痴人说梦道:“此瓜非哈密产地,乃我之地也,云云。”哈密人实诚,听了总是大肚的一笑了之,并不与之计较。此乃书外之事,日后之语,表过不题。

且说一行人说笑着驰马到了湖畔,在一处茂密的胡杨林里落下坐骑,额贝都拉步上红毡,上了三面围着红毯的台子上,谓众道:“诸位听着:今日南湖狩猎,一改他日习俗,不以狩得猎物多少论英雄。”众人见说,面面厮觑,不解其故,正在那里骇异时,只听额贝都拉又道:“今日回部儿郎来一场比试论英雄,其试三事:第一试,看驾驭马匹的娴熟,狩得指定猎物者为头名;第二试,比力,力大无穷者为优胜;第三试,拉弓射箭,技压群雄者为甲等。”话罢,一手取下背上的弯弓,一手指向一里开外的一坐山丘,高声道:“那里有一只脖缠红绸的黄羚,无论哪位多尔嘎徒手猎得,将荣获先祖木罕买提夏和加使用过的这张波斯金弓,此是第一试。”言讫, 双手捧起金弓示众。各路多尔嘎见首领有神物做为奖赏,个个欢雀鼓舞,欣喜若狂。

纳林走到擂鼓手前,交待一番,谓众人道:“诸位多尔嘎:请使出各自的能耐,奋勇当先,擒了那只黄羚回来,领赏神弓!”话音落处,只听鼓角齐鸣,霎时间,马蹄声声,如天雷布雨,震耳欲聋,骏马奔驰,似狂风横扫,泛起冲天尘沙,个个奋力力争,把执辔环,引马直奔山丘上的黄羚,欲夺头名。

山丘之上,伊明听得鼓声响起,旋即腰间拔出短刀,望绳索上轻轻一挑,只见那只壮年黄羚获得逃生机会,顿时蹽开四蹄,夺路而逃,泛起一溜尘埃,不见了踪迹。少息,人马赶到,定下神来寻得黄羚逃遁的方向,吆喝着蜂涌追去。

慢道多尔嗄们如何捕捉那只黄羚,且说这壁厢,额贝都拉早已移步案前坐下,谓众阿訇道:“今日借各路多尔嘎南湖狩猎之机,召集各寺掌台阿訇前来,意在商讨我回部前途命运之事,还望能与诸位达成共识,谋得我族长久发展之路。”苏来满当先话道:“首领招我等前来南湖,共商明天之举,想必已在运筹帷幄之中,敬请首领坦然相告,我等无不遵命。”额贝都拉直言不讳地道:“既然如此,本城主就开门见山把意图和盘托给诸位,听后如有他异,不妨赐教。”遂从受制于准噶尔的暴政始,一路道来,直说到如今朝廷已大举征剿噶尔丹,直至欲借天赐良机摆脱准噶尔的统治,诚心归附大清制下,如此这般叙述了一番,末尾道:“此事关系本族生死,非本城主一人之力能为之,倘果能得到诸位掌台阿訇的鼎力支持,那将是功成垂半。”众阿訇听了,同声道:“首领运筹帷幄,决胜于千里之外,我等不及,势必遵从首领意愿。”

额贝都拉闻之大喜,把云英招到面前,向众阿訇引见道:“这位壮士乃甘州府三班督头云英,受命朝廷差遣,不远千里来到回疆,特助我部成其千秋功业。”云英右手拂胸,微躬身躯,使了个回子谋面的礼数,恭敬地道:“云谋只不过是一个吹鼓手,一切还望诸位掌台阿訇扶持,若能拥全伟业,成育圣躬,诸位定是功勋显章,千秋传颂。” 苏来满髯须一飘,义正辞严地道:“云督头少年英雄,为我族荣辱兴衰疲于奔命,我等众阿訇理当使尽浑身解数,协助首领,促成江山一统为己任,期间如遇少数教徒存有异心者,定当全力说服教化便了。”

言不了,白齐起身奏道:“启禀首领:如今众位掌台阿訇俱无他说,可就此起草一份檄文,待各路管事狩猎归来当众告示,以正视听。”额贝都拉应道:“本城主正有此意,你与纳谋士一道起草亦可。”白齐、纳林道声“遵命!”泚笔作书去了。

说话间,已至午牌,额贝都拉及目远眺,见诸位多尔嘎狩猎还没回返,谓郭帕道:“你快遣扈从前去打探,若跑了那只红绸黄羚,也就罢了,亦可比试他艺,依然赏了这张波斯金弓就是。”

南湖狩猎谋大业  校场赛技选干才郭帕回道:“适才伊明来报,说有一位多尔嘎已猎得那只红绸黄羚,返至山丘处,他见我等议事没毕,就把一干人挡在山丘后端,如今正候在那里,等待领赏。”额贝都拉喜笑颜开地道:“速速鸣金,招回狩猎英雄,本城主倒要看看是那位多尔嘎如此了得,夺了头名。”郭帕领命,吩咐擂鼓手道:“即刻鸣金收兵,招多尔嘎们回来。”那隐在山丘后方的多尔嘎们,听到鸣金声,倏地挺出,拥着一位英雄,纵马奔来。

额贝都拉放眼望去,看到一位多尔嘎,一手拎着黄羚,一手把着辔环,起伏间正挺马驰来,高兴的夸道:“那多尔嘎果然伸手不凡,真个逮住了如飞的黄羚。”仔细一瞧,只见生得剑眉虎口,身躯在八尺以上,三十上下年纪,威风凛凛,及至近前,滚鞍下马,施礼奏道:“塔勒纳沁管事克然木,受命南湖狩猎,捕获红绸羚羊一只,特前来献于首领。”额贝都拉喜形于色地道:“今日里南湖狩猎,头名勇士当属塔勒纳沁多尔嘎克然木!”话音落处,胡杨林里一片欢腾,众人齐齐拍掌称快。

欢呼声息,额贝都拉双手托起金弓,步上围台,声若洪钟地道:“伴随先祖木罕买提夏和加南征北战的这张波斯金弓,从即时起,将属于我们塔勒纳沁的勇士克然木!”克然木双手接过金弓,肘膝着地道:“承蒙首领厚爱,奖赏先祖金弓,克然木定不辱先祖遗风,誓必让这张金弓发扬光大,为回部的兴盛出力。”谢罢,手托金弓,倒退而下。

这刻,纳林将檄文捧在手里,高过眉眼,呈到额贝都拉面前,躬身问道:“尊敬的首领,目下是否当众宣读檄文?”额贝都拉颔首道:“宣。”纳林转身谓众道:“今日首领召集各路多尔嘎来南湖狩猎,意在相告一件要事:就是关系到我回部日后生死悠关的大事,现告示诸位知晓。”并当众开读:

“自康熙十八年,准噶尔汗国噶尔丹大汗率兵三万侵占我哈密回部以来,至今已有十八个春秋。初时,虽封我回部首领额贝都拉为他制下的达尔汗伯克,但伟大的首领一直认为哈密不是噶尔丹的豪宅庭院,更不是准噶尔的附属国,而是大清帝国的一座城池,并自废达尔汗伯克封号,自称为哈密城城主。然而,多年以来,我族饱受准噶尔统治者色布腾的残虐鱼肉之苦,民不聊生,各地人户纷纷背井离乡,迁徏他处谋生,其间,首领念及人户疾苦,曾多次与色布腾交涉减免贡赋,但屡次遭到回绝,且变本加厉盘剥我族,致使我族多年来不得发展,几近到了灭种的边缘!如今,大清帝国爱清觉罗玄烨皇帝,亲率二十万大军,在昭布多对噶尔丹发起围剿,并对我族施以厚恩,伟大的额贝都拉首领及各寺掌台阿訇商决,欲借此天赐良机,配合朝廷举事,一举摆脱噶尔丹的残暴统治!今借南湖狩猎之机,公告各路管事知晓:我族不日将对色布腾发起围剿,一举歼灭之,尔后率回部子民归附大清王朝。”

纳林宣毕,手捧檄文呈给首领后,侍立一旁。额贝都拉谓众道:“如今檄文已宣读完讫,各路多尔嘎意欲如何,还望能宜廷论之,毋得退后有言。”

道说方已,克然木手执金弓步出,到了三围台前,双膝落地,朗朗誓言道:“塔勒纳沁管事克然木,一心拥戴檄文,愿追随首领左右以效犬马,若存二意,当受万箭穿心而亡!”众多尔嘎刷的跪下,手贴心胸,同声一口道:“首领英明,弃置准噶尔蛮邦,归附大清王朝,乃是众望所归,也是我等心愿。”

额贝都拉望着黑压压的人群,正色而言道:“都说‘黄河尚有澄清日,岂可人无翻身时?’这句话丝毫不假,它就要在我回部实现!从今日起,在哈密这块土地上,我白帽回子,就要撑起自己的天地,同时,也是到了和准噶尔汗国诀别的时候了!本城主坚信:只要我族能上下齐心,拧成一股粗壮的绳索,自己主宰自己命运的日子就在眼前!受人奴役的时光将一去不复返!”众人指天起誓道:“我等多尔嘎,愿做首领马前一卒,誓死效忠首领,纵使刀山火海,则狂顾顿缨,赴汤蹈火,决不反顾,若存异心,万马践踏而死!”额贝都拉怿然道:“尔等诚心可表,本城主深感欣慰,就请起身,看我回部勇士雄风!”转谓郭帕道:“勇士们何在?”

郭帕得了号令,一个箭步抢到坐骑前,纵身一跃,立到雕鞍之上,手执皂旗,哗啦啦望空中一展。霎时,只见一里开外的一座山丘上,伊明忽地立起,腰间摘下盘羊弯角,唇边一放,顿时燎亮的角号声响彻四野。一瞬目间,从山丘东西两端各涌出一枝兵马,呐喊着冲上山丘。众人纵目望去,只见:

一路兵马个个手执钢刀,威风八面,另一路兵马人人手挺长矛,英风凛凛。呐喊声中,两路兵马相距约有一箭之地,这才扎下脚头,如天兵临世,虎视眈眈的对峙起来,一时刀枪似水,甲士如云。

郭帕把皂旗复一挥,只见两路兵马,交织一处,捉对儿厮杀起来,但见:

刀光剑影,旌旗飘扬,喊杀声不绝于耳。瞧去,你举刀迎面砍来,欲置他于死地,他挺刀架住,化解你千钧刀锋,你有来,他有往,战得是难解难分。再瞧去,长矛舞处,有如疾风扫过,你枪刺来,他枪挑起,你欲望他要害处袭去,他却照你紧要处奔来。

双方战至正紧时,郭帕把皂旗一个飘展,两路兵马都停下了手中器械,列阵望胡杨林奔来,睒眼间,已至近前。

额贝都拉看着眼前的兵马,启齿称赞道:“尔等新兵集结操练,不过数十日光景,却能如此熟练对阵之诀,且个个英勇善战,人人不畏生死,真乃可喜可贺。”郭帕上前奏道:“启禀首领:新兵娴熟的阵法及过硬的功夫,都因老兵们指导有方。”额贝都拉褒扬道:“列位老兵,功劳薄上记功一次,待大业成就,再行奖赏!”众老兵齐呼:“多谢首领厚爱,我等老兵定当不遗余力来传授新兵战技。”额贝都拉击掌道:“有尔等老兵身体力行,把手传技,新兵儿定能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本城主深信:日后兵发三堡,纵使他色布腾有三头六臂,我也能削平他六臂三头!”老兵新勇斗志昂扬,山呼道:“首领英明,定能踏平三堡,铲除色布腾,扬我族神威!”

停刻,额贝都拉谓众道:“第二试,比力,抱起骆驼者为优胜。”话方落,只见伊明牵来一峰壮年雄驼,停在场央,众视之,足有八百斤上下,个个伸舌道:“如此大的骆驼,吓煞人,谁人能抱得起?”

正在众人咋舌之际,忽的从队伍里抢出一员小将,来到额贝都拉面前,欠身道:“尊敬的首领,新兵纳斯尔丁愿试上一试,望首领准许。”额贝都拉定睛细看,只见此人年约二旬,身长八尺以上,面如傅粉,唇若涂硃,眉宇间透着一股豪气,便夸赞道:“看你年纪轻轻,却当仁不让,真乃初生之犊不畏虎也!本城主就许你上前一试。”

纳林在旁因看到纳斯尔丁年少龄小,恐无长力支接,就关切地道:“如抱得起就抱,抱不起,莫要勉强,万不可伤了身子。”

纳斯尔丁拂胸谢过,走到骆驼身旁,踢踢腿脚,忽的蹲下,伸手将骆驼的四腿顺势一拢,猛的发一声“起!”抱将起来,顺着场子转了一遭,方轻轻放下,气不发喘,脸不见红。霎时,胡杨林里叫好声顿起。额贝都拉拇指一举,喝采道:“果然是英雄出自少年,真神力也!”随后也有几人上前抱试,抱了几抱,不曾抱起,均摇头退下。

过了会儿,额贝都拉见无人再来抱试,就令终结了这轮比试,接着宣道:“第三试,比扯弓射箭,百步开外立有耙标,标上画有红心,射中者为甲等”。

话音方处,只见老兵牙力手执弯弓走出,到额贝都拉面前,行了一个跪礼,言道:“敬请伟大的首领看我老兵牙力的本事。”

话过,箭箙里抽出两羽竹箭,拈矢挽弓,指定箭耙,一声“去罢!”只见那两羽竹箭,如疾风似雷电,不上不下,不左不右,正好钉在鹄的。

额贝都拉看得亲切,称羡不已道:“没曾想,老兵牙力虽年过半百,依然不减当年之勇,真乃我回部之福。”郭帕接连赞誉道:“人云‘古时有一石二鸟’之说,想必那只是传言,今日在南湖校场,亲眼目睹老兵牙力使出双箭齐发之功,实是令人大开眼界,大饱眼福耳。”纳林也随之夸道:“牙力不但善歌谣,而且还能大展射技,真是文武双全之将!”

众人正在那里赞叹,只见克然木背缚金弓,腰悬飞鱼壶,从队伍里闪出,来到额贝都拉面前,跪下请令道:“请首领允许克然木用先祖的神弓一射。”额贝都拉欣悦道:“这神物悬壁多年,想早已寂寞难捺,今日正好借此施威!”

克然木获得恩准,背上摘了金弓,左手举起,如托泰山,右手搭上箭,轻舒猿臂,拽开来恰似一轮圆月在怀,觑定了标位,忽的转过身来,面向人群,就要放射。众人见状,个个面露怔松,心如悬旌,一阵哗嚷。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评论这张
 
阅读(161)| 评论(5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