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

西域的雪花吻着这座小屋,是我挑灯熬油编织文字的战场,亲爱的博友,欢迎您来踩访。

 
 
 

日志

 
 

【黑原创】烈女菊妮  

2008-10-24 01:07: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黑原创】二姨夫把我骗进了棒子地

  文//西域笔客

  每年的这个季节,来新疆拾棉花的娘子大军不下百万,她们就像侯鸟一样,匆匆飞来,然后把用汗水换来的辛苦钱小心翼翼的装进内囊再然后又匆匆东飞故里,其间,没有人知道她们姓甚名谁,更没有人去和她们谈天扯地,她们也不去主动和棉主搭讪,她们关心的是,拾完头棉拿头棉的报酬,拾完二棉拿二棉的报酬,完了,友好的说声再见。

  戎哥家的拾棉工则不同了,她们不属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的游击军,她们年年高高兴兴而来,然后再快快乐乐而回,她们和戎哥很熟,说说笑笑就如一个生产队的社员一样,这点从吃饭的时侯可以看得出来。

  十一大假时我到戎哥的棉花地里去玩,临到亭午,戎哥在地头支了一个烤肉炉子,非要让我上灶献丑,我推之不过,当了一回火头军。吃饭的时侯,她们见我喊戎哥,她们也由戎老板改成了戎哥,并问戎哥这样叫行不,戎哥则高兴地道:“行,这样显得更亲切。”在吃罢午饭后,戎哥宣道:“大伙都累了,歇歇再干吧!”

  在大伙都歇息的时侯,我见一女子独自走进棉田,弯腰拾起了棉花,就夸道:“这女子真能干”。戎哥回头看了一眼,拇指一板说道:“她年年都是这样,是位与众不同的拾花能手,不过,她老乡私下都叫她烈女。”我不解,遂问其故,戎哥道:“她叫菊妮,至于烈成啥样,我也不知内情,你不妨和她接触一下,说不定她身上有你写不完的故事。”我从其言。

  在我和菊妮经过三天的接触后,她向我吐露了藏在她心中多年的一桩秘密。

  以上文字乃在下编织。

  以下文字是菊妮所述,在下整理。

  在我十五岁那年,我去二姨家走亲戚,在经过她家棒子地的时侯,碰到了二姨夫,他对我说:“菊妮,你先别到家里去了,你二姨在棒子地里拔草呢,你两个拉会呱,到晌午头上咱一块回去吃饭。”

  我信了他的话,就一头扎进棒子地,边走边喊:“二姨,二姨。”进去有百十米,喊了十来声,也没见到二姨的影子。

  正当我返身要向回走的时侯,突然,一双手从背后抱住了我的腰,我扭头一看是二姨夫,就惊问道:“二姨夫,你要干啥?”二姨夫喘着粗气说:“菊妮,你顺了我吧,我给你买新衣服。”我说:“我不要你的新衣服,我要你放了我。”二姨夫听了,不但不放我,还用另一只手往我怀里乱摸。

  我知道他要对我图不规,就拼命想挣脱他的手,可不管怎么挣就是脱不了他的手,当时我想:“我才十五,不能把一生毁在这棒子地里,毁在这头老驴的手里。”便咬牙道:“二姨夫你听好了,你若再不松手,我就咬舌死在你家的棒子地里,死后变成小鬼也不放过你!”

  二姨夫见我铁了心不从,害怕再强迫下去会闹出人命,就松开了我,扑通一声跪在我的脚下,低声哭道:“菊妮,二姨夫一时犯混,你可千万别把这事说出去,要不你姨的这个家可就零散了。”我为了能脱身,就答应了他。

  从此后,我再也没去过姨家走亲戚。

  五年后,我嫁了人,洞房的那个晚上,我把这事说给了我男人,我男人听了,大骂了一声;“真是个猪狗不如的畜牲!”并冲了出去,直到半夜才回来,对我说:“菊妮,我给你出了心头气,从此你可以顺顺心心的做我女人了。”

  过了没两天,从我姨家传来消息,说我二姨夫早几天下地干活时,不小心被牛顶断了一条腿。

  

 




 
  评论这张
 
阅读(454)| 评论(8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