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

西域的雪花吻着这座小屋,是我挑灯熬油编织文字的战场,亲爱的博友,欢迎您来踩访。

 
 
 

日志

 
 

【原创】戎哥  

2008-10-17 20:13: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西域笔客

 

周末那天,戎哥打来电话问我双休日有没有事。我说大事没有小事倒有些,并转过问他有啥指示。戎哥说既然如此那你就来帮我拾棉花吧。我说拾棉花可以,你弟妹还缺一床被套。戎哥说我这三百亩的棉花任弟妹随意拿就是了。我说贪心多了也没地放,只要一床足矣,余下的存你那吧。戎哥见说,电话那头笑个不停。

其实戎哥让我去拾棉花本就是个幌子,从历来的经验来看,他这是邀我前去喝二两,顺便让轻松轻松脑子,如不这样说,他怕我那口子不放行。

戎哥是我八十年代中叶在铁路沿线工作时的朋友,那时我们一个宿舍睡八个人,我和他睡上下铺,他时常爱拉二胡,手痒痒时,总是跑到车站很远的山后去拉,用他的话说,他是拉给大山听,拉给戈壁听,拉给黄羊听,至于大山听到没有,戈壁听到没有,还有那黄羊听到没有,只有大山知道,戈壁知道,还有那黄羊知道,反正我知道他每次拉二胡时,我都能隐隐约约听到些余音,久而久之听多了,便能从二胡的声调中听出他的悲欢喜乐。

一天傍晚,戎哥拿着二胡又去了后山,直到子时还没回来,我侧耳听了听窗外,悄无声息,于是我要去找他的念头顿时生出。到了后山找到他时,他正双手捂脸痛哭不止,我问戎哥你怎么了?戎哥止住哭泣说,兄弟你说这人活到世上图个啥?我说人活一世,草活三季,图就图个快快乐乐。戎哥说我现在不快乐。我问啥事?戎哥给我掏了心窝说,媳妇三番五次来信,说要和我分手,这事在我心里像石头一样压了小半年,兄弟,你说这事咋办?

老祖宗有句话叫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但面对戎哥,我却没有遵守老规,而是说,当初你和嫂子都是在快乐中走到一起的,现在嫂子感到不快乐了,要和你分手去寻找新的快乐,而今你也感到不快乐,尤其这样,还不如分手,各找各的快乐得了。戎哥听了我的话说,兄弟,我算是明白这个理了。

次日,戎哥请假回了哈密。三日后折返小站,像是换了个人似的,那二胡声也变得嘹亮了许多,用戒哥的话说,身上轻松多了,心也敞亮了,如今也快乐了。

不久,我调离了小站。

又不久,我得了戎哥下岗的消息,我去找他,问他有没有需要帮忙的地方,见了面,戎哥说,兄弟,就凭这句话,我也不客气了,以后帮忙的地方多了去了,你有闲空时,就到骆驼圈子给我干活去,不过,是没有工钱的。

我不解,问缘故。戎哥说,下岗后,我把全部家当变卖了,银行里又贷了些款,在骆驼圈子租了三百亩的半生地,五十年的租期,准备大干一场。我说,戎哥就是戎哥,乃大魄力之人。戎哥听了,笑道,兄弟你可要做好思想准备,我要是干赔了,就到你家门口要饭去,要是干赢了,我那里就是你的度假山庄。

那天,我和戎哥喝了两瓶白酒,直到月上西梢方才分手,意想不到的是,戎哥没醉,我也没醉,只是胡说八道了一通,现在还能想到的一句话就是:只要快乐的活着,什么事也难不倒。

 

 

 

 

 

  评论这张
 
阅读(322)| 评论(8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