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

西域的雪花吻着这座小屋,是我挑灯熬油编织文字的战场,亲爱的博友,欢迎您来踩访。

 
 
 

日志

 
 

[煮饺论英雄]逃过成吉思汗蹄花的尤物  

2008-12-04 20:40: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西域笔客

 

巴里坤地处哈密东天山北麓,其名原为镇西,是班超父子征西域灭匈奴后给起的一个威武雄壮的名号,意为威震西域,待到了成吉思汗跑马封疆的铁骑扫荡罢这片草原城镇之后,可汗觉得自己这只雄虎一统乾坤的时机已然来临,于是乎给它更张了一个更加响亮并充满无限生机的名字------巴里坤。

顾名思义的去猜想它的内涵,也许会让这个称谓给闹的一时找不见北在何方,但把它译成现代汉语------老虎的前爪,恐怕没人再晕头转向了,说不定眼前还会浮现出成吉思汗金戈铁马一掠而过的壮观场面,又或说是海市蜃楼。

过去的历史值得回味,不管是否无穷,只要是历史,它都会向人们津津乐道的述说,虽然可汗的铁蹄翻飞间带来的统治曾让教科书重写,但见证过山北草原沧桑的沙葱却没有在远征军的蹄花下失去记忆,反而在一个个充满了硝烟的印迹中坚强的繁衍着后代,成了这片草原最具代表性的山珍。

如果一不小心信庭闲步在今天的巴里坤草原上,只要稍为留意一下,就会发现脚下的翠绿丛中,沙葱的勃勃生机正伴着你的步履同行,如果再若加留意一番,或低头扫视一眼,或微微弯一下腰身,都会闻到它散发出来的清香,间或会感到这种清香甚至胜过一生中闻到过的所有清香中的香。

沙葱的香,只有在巴里坤草原上才能闻到它的真蒂,只有踏进过这片土地上的人们才不会忘却它曾经带给过的美好记忆,因不论是把它采回家中做为佐料烹饪,还是主菜一道招待远方的宾朋,它都会给你的食欲快马一鞭,让你不得不对它的家乡流连忘返。

如今眷恋沙葱的人们,对它的独爱不仅仅局限在绿草成茵的季节,每每到了寒冷的冬天,亦会勾起对它的渴望。如果恰巧碰到冬至这天到巴里坤人的家中做客,主人必会不畏严寒去翻开白雪,采来还依旧翠绿的沙葱,让你吃上由沙葱拌馅的水饺,这时你会油然生出,你在吃着一段历史,吃着巴里坤人的待客之道,当你听着巴里坤人讲“来年就会顺顺利利,烦恼忧愁会离身而去”的话语时,须臾间你会觉得,这就是自己的家。

我对这种说法深信不疑,并不是因沙葱的适口,而是觉得被山南海北文化所熏陶了的巴里坤人,其对根的探究及其包容山川的胸怀度所展现出来的火般热诚,不论是多么刺骨的雪和透彻的风,都无法侵袭到她的皮毛,是这些才令我无法置疑。

巴里坤人喜食沙葱饺子的历史,可追溯到班超那个年代,而巴里坤人喜食沙葱饺子的程度,绝不亚于当红歌星在舞台上疯狂的如痴放歌,这也许就是人们说的一个地域造就一个地域的人文历史,或说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吧。

真难于启口,一个从未在冬至吃过沙葱饺子而只是听巴里坤人讲述过沙葱饺子的我,却要在冬至来临之前,义无反顾的挑灯熬油去写它的故事,究其原因,也许是有一种对巴里坤人的敬仰才使我不得不把巴里坤大草原上的这些记忆搦管写出,因这片土地也曾给我流下过美的享受,让我见识到了天下第一好客的巴里坤人的民风间或还有民俗,虽然是做为一名游客骑马观花般的在它宽广的怀抱里畅游过,就因为如此,才让我每每到了冬至而想起巴里坤以及巴里坤人。

巴里坤大草原,巴里坤的冬至,还有巴里坤的沙葱饺,你是我永远的向往。

 

 

2008年12月4日西域笔客写于哈密

  评论这张
 
阅读(162)| 评论(6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