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

西域的雪花吻着这座小屋,是我挑灯熬油编织文字的战场,亲爱的博友,欢迎您来踩访。

 
 
 

日志

 
 

【原创】拜年  

2008-12-03 23:23: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西域笔客

 

1976年的大年,是在元月份的最后一天降临的。

那年月,对于整日在红旗的招展下一个心思抓革命促生产,回到自家的茅草房里多为饥饱犯愁的豫东平原上的那些社员们来说,年的意义,不过是孩子们又长了一岁,在穿衣吃饭上多了些累赘罢了。对于我们这些半大小子来说,年,是可以玩得天翻地覆而不受爹娘责骂的日子,是馋了一年,而在这一天能吃上顿饺子的日子,而更为重要的恐怕只有我们自己晓得,那就是可以打着拜年的幌子随意出入各家各户去捡哑炮寻找乐子的幸事。

常五爷是我们村学问最深的一个读书人,听老辈人讲,解放前夕他在县中学就读时,受到国民党的煽动,差点被骗到台湾,幸好在回家取盘川的时侯,县城已被解放大军攻破,才没有去成。解放后,他主动向当地政府彻底交待了自己的问题,得到了宽大,并在新成立的学堂里执起了教鞭,开始了新生活。

贫下中农管理学校那阵子,常五爷被定为“四类分子”让造反派撵出了校门,回到生产队接受贫下中农监督改造。缘于常五爷的特殊身份,许多年来,乡亲们在过大年互相串门拜年时,常五爷是沾不上边的。

每当大年头一天吃完饺子后,能给村里人增加热闹气氛的首要节目便是我们这群半大小子挨家去捡哑炮。因当地有这么一个不成文的风俗,大年初一谁家招的孩子多,谁家一年都有好运,有些人家不惜在大门口扔上零星的爆竹来吸引更多的孩子上门。我们捡哑炮的计划是早定好了的,就是吃完饺子到村西头福来家集合,然后统一行动,挨家逐户的去捡哑炮。常五爷住在福来家

 

后头,是我们行动路线上的必经之地,当时我们路过常五爷家门口时,停顿了片刻,进与不进一时决定不下来,倒是福来斩钉截铁的宣道:“反正是过年,再说了他给咱们当过老师,让民兵看见了也不怕,进”!我们大伙一窝蜂涌了进去。谁知进到院子,却看不见地上有炮花,更谈不上有哑炮了。

正当我们要转身离开时,常五奶奶从堂屋慌里慌张地跑了出来,边跑边冲着里间喊了起来:“他爹,快出来!小子们给你拜年来了”!眨眼间,只见常五爷双手趿拉着鞋跑了出来,惊喜交加地道:“等等,等等,等等孩子们,我马上放炮”!看得出,他是怕我们捡不上哑炮会离开。

在这当口,常五奶奶给我们每人发了一块红薯糖果,正当我们剥糖的时候,常五爷点燃了那串脆响的爆竹,在我们捡完哑炮将要离开时,突然发现常五爷像小孩子似的蹲在堂屋门口双手捂着脸大声哭了起来。

后来长大了才终于领悟到常五爷当年痛哭流涕的心情,他是企盼人间能多一点温情和友善,而少一些无休止的阶级斗争啊!

这件事虽过去了三十多年,每当新的一年到来,走在去亲朋好友家拜年的路上,常常想起那年给常五爷拜年的情形,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在心头。

值得庆幸的是,在那一年的秋天,当从大队的高音喇叭里传出“四人帮”被粉碎的消息后,常五爷站在他家的房顶上高歌了一个下午的豫东小调。次年的春天,常五爷又回到了他阔别多年的学校,重新走上了讲台。

 

  评论这张
 
阅读(1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