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域笔客的一亩三分地

西域的雪花吻着这座小屋,是我挑灯熬油编织文字的战场,亲爱的博友,欢迎您来踩访。

 
 
 

日志

 
 

【原创】年饺  

2008-12-03 23:18: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西域笔客

 

儿时依偎在娘身边的时侯,常为肚子闹饥荒而哼哼唧唧缠着娘要吃喝。娘常拿“人是一盘磨,睡着了不渴也不饿”来做挡箭牌。有时也极听话的躺在土炕上渐入梦乡,可多半是被肚子的吵闹折腾得又爬起来。娘只好漫天许愿:“别缠了,等过年的时候给你包饺子”!可真到了年关,娘往往又为她许下的诺言而犯愁。

记得有年都到腊月三十了,我们全村人还在为年初一那顿盼了365天的饺子无着落而愁眉无奈,在黑暗把人们赶回家不久,生产队的出工钟突然响了起来。

听到震耳的钟声,满村的人犹如当年支前一般神速云集到队部门口叫侯指令。只见队长提着“气死风”马灯倚在生产队门口的那棵百年梧桐树上喊道:“各家听着,上级给咱们村下拨了300根红薯秧,让社员同志们过个好年,大人三根,小孩两根,各户当家的快排队分领”。此言一出,为爹为娘的眨眼间排成了百米长龙。

我娘也领到了11根足有尺半的红薯秧,领着我们兄妹四人欢天喜地的回了家。

看着这从天而降的绿油油的红薯秧,全家人面黄肌瘦的脸颊在煤油灯下开始渐渐红润起来,朗朗的笑声也在茅草屋里盘旋开来。娘麻利地把红薯秧拌成饺馅,从柜里拿出珍藏了不知多长时间的白面,并以极快的速度把面和好,开始包起了年饺。我们兄妹几个也围在案板旁,并提出包饺子的“无理”要求。娘那天特别的高兴,竟破天荒准许了。记得就是那时我学会的包饺子,并晓得“饺子没有样,来回捏三趟”的密诀。

 

鸡叫三遍,听到河北边有零星的爆竹声传来,娘的一声口谕“下饺子”方才说出,我们兄妹几人顿时精神大振,须臾间一锅冰凉的河水就沸腾起来。在娘“饺子要煮三滚才香”的念叨声中,我们终于吃上了月盼日想的白面饺子。

天放亮后,村里人走出了家门,开始互相问侯,分别道些年年都要说的吉祥话,而最“焦点”的话题则是:“吃饺子了吗”?“吃了,吃了,可香了”!半晌午的时侯,村里人知道了吃上年饺的缘由:年三十的红薯秧是队长把自家的闺女,许给河北边一个因演习而伤残了一只眼的民兵排长换来的。还没过正月十五,又传来了这样的消息: 民兵排长因私自钻进大队的暖窖,偷割了300根红薯秧而被五花大绑押到了公社……

恍惚间40多年过去了,如今当了爷的原生产队长常为他的孙子们吃饭挑食而气愤不已,每当碰到村里上了年纪的人在一起拉呱,他总是唠叨道:“咱们那年月过的是啥日子,再看看现在的小子们,真他奶奶的个脚丫子,简直是享福到家了”!听的人大都点头附和:“可不是么”!

如今每每到了年关跟前,听到那充满喜气的爆竹声,40年前在乡下吃的那顿红薯秧饺子的情形总会“咯噔”一下爬上心头,逼着我讲给今天过上了幸福生活的人们听。

 

 

  评论这张
 
阅读(10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